您的位置: 首页 >综艺 > 正文

“豪不过三”,《向往的生活》也难逃这个综艺魔咒?

2019-05-07 12:20:38来源:

在国内的综艺江湖,流传着一个“综N代魔咒”:无论多现象级的节目,N季之后,市场表现都会走向疲软。而这个N 大概率等于3。

作为国内生活类慢综艺的开山鼻祖,《向往的生活》曾经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明星体验类真人秀的半壁江山,也激起了很多观众“守拙归田园”的生活向往。

然而,行至第三季,“食之味寡”的反馈声突然增大了。同样的模式、类似的主题为何到第三年就突然失效了呢?

在笔者看来,原因可能并不像网友们提出的“后大华”时代那样简单。

的确,从节目先导片开始,主要参演嘉宾的更换确实让观众感觉到了失望。

第一季时,节目的固定嘉宾是黄磊、何炅、刘宪华三人,这样的人物结构很像普通的家庭模式:黄磊代表的是“爸爸”,负责解决家人的生活(吃喝)问题;何炅的角色像“妈妈”,负责家庭后勤工作;大华则是孩子,是家中的开心果担当。

大华有很强的综艺感:一方面,他无所畏、爱表现,而且表现方式非常有意思。

比如会多种乐器又会唱歌的他,每次有嘉宾来,都会有一番才艺展示。

再比如每次来了年轻女孩他都会莫名兴奋,还会把那句“男人不知道苦、不知道累,只知道爱情”挂在嘴边。

另一方面,他是加拿大籍华裔,从小在国外长大,对中国了解不深,甚至连一口中文都带着“辞不达意”可爱。

到了中国农村,他对周遭事物的新鲜感和探索欲非常强烈,他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反差也非常明显。看着这个伯克利音乐学院毕业的音乐才子,一本正经地插秧、劈柴,自带一分天真与喜感。

到了第二季,增加了彭昱畅这个“弟弟”的角色。虽然彭昱畅不像大华一样活泼外向,但他乖顺听话,而且自带笑点。比如能吃。

比如,不太注意形象。

这些特点让彭昱畅憨厚单纯的“弟弟”形象立了起来。他与大华那种兄弟间的互坑、玩笑、情谊,也增添了观众对他的认可度。这个“老幺”的到来,似乎让家庭更加完整了。

而在新的一季中,“妹妹”张子枫取代大华成为固定嘉宾,但是张子枫在节目中还未找到存在感,性格内向的她并不主动,与“哥哥”彭昱畅互动也不强。

当其他嘉宾到场做客时,她少了一分参与感,多了一分旁观者的冷静。由于她年纪小,又是女生,节目中的所有嘉宾都对她迁就有加,照顾多多,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节目的娱乐性。

据目前的三期节目来看,她还没有真正融入这个家庭,也许随着节目的推进,当她与其他人越来越熟络后,这种情况会发生改观。

所以,虽然节目的灵魂人物黄磊、何炅仍在,但大华的离开仿佛令家庭变得不再完整了。

除了嘉宾更换的不可抗原因外,我们也不可忽视令这档综艺节目表现疲软的规律性原因。

《向往的生活》算得上国内最早的慢生活类综艺。它的主要模式就是通过做饭、接待客人、聊天,展现回归乡野、老友相聚的理想生活。相比其他有高强度竞技环节和人物冲突的综艺,这种模式相对单一,可变性小。

到了第三季,有两个问题非常突出。

第一是即将面临嘉宾(客人)人员的枯竭。在往期节目中,大部分前来做客的人都是黄磊或何炅的好朋友,彼此间的默契度和话题也非常多。

比如第一季中“同桌的你”一期,黄磊与他的五位学生在节目中展现的师生情令人感动;

再比如第二季中“你有多久没洗头”一期,何炅强行为徐峥“洗头”,并联合黄磊为其进行擦头“抛光”服务。这种老友间的调侃互动令人捧腹。

而随着与黄、何二人有默契度的嘉宾越用越少——这也是必然趋势——节目的可看性也随之降低。

第二,节目所能做的戏剧性创新也越来越难。

刺激与变化,并不是乡野生活的的“特长”。来做客的人与主人不是老友就是相熟的工作搭档,所以,每天晚上的活动不是怀旧就是谈心,所能制造的戏剧性乏善可陈。

在第三季中,这样的“疲态”已经非常明显了,同样的桥段在两期节目里陆续出现。

第一期节目为黄雅莉过生日。

第二期又“恰逢”肖央过生日。

客观来讲,任何一档综艺节目都有其自身固定的生命周期。

无论多么新鲜有趣的内容,观众对固定的模式多次观看后,都会产生审美疲劳。所以,创作者们每天都在绞尽脑汁求创新,以期能延续生命力。

但对《向往的生活》而言,它已经在自身固定的结构和模式里发挥了最大能量,止步于此,也许是最好的选择。有时候,能够留给观众一些美好的回忆就够了,不是吗?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