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剧 > 正文

费玉平:传承,需要师生共同努力

2018-03-10 09:37:14来源:

费玉平给出了他对学员们的寄语

苦练内功 脚踏实地

攀登自己心目中的艺术高峰。

每天早晨,费玉平都会照例提前到教室,利用上课前的时间给早来的学员进行辅导;午休时间,他也会给学员补课,“主要是讲音乐理论”。

在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程砚秋经典剧目传承与人才培养”培训班,费玉平担任《二堂舍子》教学组的胡琴教师。“首先,我们这个教师团队非常敬业,非常团结”,他反复谈到了老师们在培训班的三重身份:第一,京剧界专家;第二,普通教师;第三,项目传承人。

他很看重“传承”的重要作用,“程派艺术研究会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他说,最重要的,就是要把程砚秋大师骨子里的精髓继承好,要美化程派,不要破坏它。另外,要有创新的成分,说到这个问题,他特意强调“不能为了创新而创新,而是要弥补它的不足”。例如《二堂舍子》这出戏感情线的不足,“我尝试在里面做了几段曲,包括唱腔里面的伴奏和过门”。如第一段的前奏曲,老戏里很少有这种做法,通过运用传统素材,用作曲的方法糅合场景的意境,用音乐把观众带入剧情,利用胡琴的技巧,优美、舒缓、平和地把它展现出来。

《二堂舍子》剧中的两段核心唱腔,一为旦角,一为老生,二者是整出戏的灵魂,其他零散节奏则需各有层次。根据人物和音乐内涵的需要,有章法地推进,高潮在最后一段音乐和念白上,“要能够感人,让观众流泪,让人激动不已,在兴奋点上结束整出戏”。

当天排练的时候,没有完整的乐队,只一把胡琴和一个鼓,便已令人热血沸腾。教老生的刘勉宗教授激动地落了泪,“说明我们的努力和前期的预想,是贴近观众现实需求的”,费玉平说。

“学员们学得都很认真,私下里大家的关系也非常好”,在肯定大家学习态度的同时,他也提出了还存在的不足:首先,学员们的基本功还不够扎实,如手的运用还没有完全到位。更重要的,对音准和节奏的训练还不够严格;另外,对音色的运用也没有达到自觉的意识;其次,要求学员们会拉、能背不是最难的问题,而掌握一出戏的内涵,才是关键,“当然,这个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时间的打磨”;再者,学员们在专业知识方面需要补课。

作为既有舞台实践,也有教学经验,同时在京胡演奏理论上著述颇丰的一位专家,费玉平将成为一名好琴师的要素概括为三点:唱得好、技术好、懂内涵。

首先说唱得好。对唱腔要非常有研究,甚至比演员更加深入,“过去有名的琴师是要给演员说戏的”;另外,要技术好。因为艺术表现力需要高水平的技术作为基础;第三,要把握音乐的节奏和内蕴,“这也是最难的地方,需要不断地积累”。

在伴奏与唱的关系上,他强调“京胡的第一功能是伴腔”,演奏为唱腔服务。他提倡撇开门户之见,不应在演奏当中仅追求技巧、追求流派,“应该更多地想到服务人物内涵以及追求音乐内涵”,从普遍意义上来说,这样的琴师太少了。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能够来到培训班是一个很高的起点,但不代表学完了老师教的东西就算完成任务,费玉平说,“关键是要自己给自己定功课,老师的教学永远不能替代个人的努力。传承,需要师生共同努力”。

采访接近尾声,他给出了自己对学员们的寄语:苦练内功,脚踏实地,攀登自己心目中的艺术高峰。而所谓“内功”,真是需要好好琢磨。

相关阅读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