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剧 > 正文

我眼中的金不换

2018-02-11 12:48:39来源:

多年以来,我和豫剧名家金不换相识、相交、合作的过程,也是我自身在戏曲表演、戏曲教学、艺术创作以及做人等诸多方面提高的阶段,自己的成长或进步,其实是与金不换的启发、诱导或示范不无关系。金不换身上所展现出来的大气、才略、刚正、厚重,还有好像是与生俱来的谦逊、和蔼、真诚、良善、淳朴构成了他丰富的情感内涵和独特的人格魅力。听着他的浓美乡音,间或还有促膝长谈,或谈世间百态,或感人生况味,或论戏曲专业表演与教学,或议戏曲教育教学改革与创作,无论谈及哪一领域的话题,金不换都能深得其精要。金不换的高尚人格,曾一度点亮了我的艺术人生。

我演了三十多年的戏,教了十几年的学,去欧洲、日本、东南亚以及中国台湾、香港等地演出过多次,也在国内外多所高校做过有关戏曲艺术的专门报告三十余场,有人说我这个人就是为戏曲而生的,我痴迷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我钟爱为之付出大半生心血的河北梆子。其实,我也很迷豫剧,虽然长金不换几岁,却是他的忠实戏迷,平时只要是他的各种演出,我总是想方设法前去观赏,看过金不换的《唐知县审诰命》《唐知县斩诰命》《伙夫县长》《十八扯》《卷席筒》《辕门斩子》《做文章》《打金枝》《宝贝》等剧目,其中有些剧目都是连续看了好几遍,细细品味,真的感觉金不换的念白、唱腔、扮相等诸多方面都很惊艳,都能给人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

河南是戏剧大省,省戏——豫剧——行当齐全,名家众多。尤其旦行更是群星璀璨。与之相比,丑行则略显星光暗淡。半个多世纪以来,丑行才造就了高兴旺、牛得草、金不换、王艺红等寥寥几位名家。丑行名角之所以少,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要成就一个名丑实在太难。 一是丑行选材难,丑角演员不仅要具备一般演员的天赋条件,如长得要耐看、嗓音要耐听等,还必须具备丑行所特有的气质,要有一股机灵气,鼻子、眼睛都要会说话,胳膊、腿脚都要会做戏。就是说,必须具备丑行艺术细胞。二是丑角戏难演,不仅要求演员有插科打诨的非凡技巧,有唱念做打的硬功夫,还必须掌握表演的火候,会和观众进行现场交流,欠一分,诙潜幽默出不来,观众看你的戏就会感到索然无味;过一分则容易陷入低级趣味,让观众大倒胃口。由于这两个原因,就全国来说名丑也很少。

十六年前,梨园界冉冉升起一颗丑行新星,他就是牛派传人金不换。他身宽体胖,扮相好,嗓音美,只要在眉宇鼻梁间抹上“豆腐块” , 一上场就能给观众带来笑声。特别是近些年来,他的演技日臻成熟,在大戏《七品芝麻官》《七品知县卖红薯》《伙夫县长》《卷席筒》,及小戏《做文章》《拾女婿》中,他在充分继承牛派艺术的基础上注重开拓创新,使得传统戏与新创作的戏并驾齐驱、全面开花。他的唱功,脸面上、嘴皮上的功夫,还有扇子功、小辫功、水袖功、袍子功等丑角的基本功,都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的戏曾在中央电视台第 11频道反复播出,《七品知县卖红薯》还被拍成了电影,金不换对豫剧在全国的传播、弘扬功不可没。

金不换天资聪慧,虚心好学。 1985年,十七岁的金不换毕业于鹤壁市戏曲训练班,分配到鹤壁市豫剧团,师承豫剧名丑牛得草。当时的牛得草已经是豫剧丑行名家,对徒弟的要求自然是非常严厉,甚至可以说是苛刻。面对师父的严格要求,还未成年的他韧劲十足,丝毫不敢懈怠,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一个动作、一个眼神、 一句唱腔有的要练上几十遍、上百遍,老师批评、责罚时,不气馁,不埋怨;老师表扬奖励时,不居功,不骄傲。他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持之以恒、精益求精。金不换与老师牛得草朝夕相伴十三年,悉心学习牛派艺术,既学艺术,又学做人,把老师当作严父,常怀感恩之心,常思传承发扬牛派艺术之志。直至老师去世后多年,金不换还把老师的家当成自己的家。这在梨园界传为美谈。功夫不负有心人,牛派的看家戏《七品芝麻官》《十八扯》等,被金不换演绎得传神、逼真、活灵活现。

金不换在已是声名鹊起的时候,特别难能可贵的是他还能居安思危,深感自己的理论功底、文化底蕴不够,为此到处寻找“名医良方”“灵丹妙药”,最后诚心拜中国戏曲学院原副院长、京昆表演艺术家、戏剧表演理论家钮镖先生为师,经过多年的潜心学习,他的理论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虚心好学的金不换,也得到了中国京剧丑角表演艺术家朱世慧先生的谆谆教诲,吸取了京昆的表演艺术,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丑角风格,塑造了一系列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由他演绎的七品知县,真实感人,广受欢迎。他嗓音得天独厚,唱念俱佳,表演谑而不油、谐而不俗、丑中见美,具有较高的艺术性。

金不换的虚心好学在梨园界也是出了名的,他有一句口头禅,就是:“只要你比我强,你就是我的老师,我就向你学习。”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王馗多次给他指导,著名京昆表演艺术家裴艳玲多次给他说戏,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主任谢柏梁,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员李小菊,中国戏曲学院原副院长贯涌,河南省内著名戏曲评论家刘景亮、谭静波、程林远,著名剧作家齐飞、姚金成,著名导演罗云、张怀堂,著名作曲家范立方,著名戏曲教育家陈安福等,与金不换都亦师亦友,给予了他事业上多方面的帮助。因此,他才能博采众家之长,事业蒸蒸日上。因为长金不换几岁,他也经常以向师姐学习的名义,向我虚心学习河北梆子的声腔艺术,我们经常就河北梆子、河南梆子的发声方法与表演技巧进行深入探讨和交流。

金不换多才多艺,戏路宽广,不仅仅是丑行戏唱得好。他原来是学须生的,所以唐喜成的《三哭殿》《辕门斩子》,豫东红脸王刘忠河的《打金枝》等唱段,他都能唱得字正腔圆,韵味十足。就连马金凤的《穆桂英挂帅》的唱段,他也模仿得惟妙惟肖。

原来我想,靠丑角戏成名的金不换,偶尔在晚会上唱几段生行戏、旦行戏,只是作作秀而已,让我想不到的是,2010年底,他居然要在《打金枝》中饰演唐王。当时我的确持有怀疑的态度,这出很吃功力的须生戏,他一个名丑能拿得下来吗?甚至为他担心,首先担心他近二百斤的身躯,扮上戏能像唐王吗?还担心他的丑角形象在观众心目中已经定型,如今要挂起髯口演一个正面须生,观众会接受吗?但是,当我在央视第11频道观看了金不换主演的《打金枝》后,真是赞叹不已,想不到他竟演得如此之好,我由衷地赞叹河南出了一位梨园奇才。

金不换出场后,我首先注意了他的扮相像不像,让我佩服的是,他居然靠宽袍大袖的新式戏装,把自己肥胖身躯掩盖了起来,还添了几分威武与英俊,多了几分潇洒与飘逸。再听他的念白,一改他在丑行戏中惯用的油腔滑调,以及夹杂着河南地方语音的念白,既朗朗上口,又富于美感。他的唱更是不得了,无论是“有为王坐江山非容易”和“国母”一人一句的对唱,还是“有为王睁龙目观看仔细”,以及“殿角下”“老亲翁”等大段唱腔,从头至尾无一句败腔。据说他为排演这出戏,专门把刘忠河先生请到了鹤壁,一个红极中原、全国知晓的丑角,还如此虚心向行家求教,着实令人敬佩。他不但全盘把唱腔学了过来,还加入了他对唐王的理解,唱腔上有所突破。他的唱腔继承了豫东须生以本嗓起腔、多用假嗓甩腔的特点,想不到一个丑角演员也能够把须生唱腔处理得如此干净利落。

三十多年来,金不换一路打拼,不仅把他师傅的戏几乎全部继承下来,还在继承牛派艺术的基础上,博采旁收、广取众长,除了豫剧以外,其他剧种他都广泛涉猎,他积极从歌剧《白毛女》、河北梆子《洪湖赤卫队》、京剧《二进宫》、黄梅戏《女驸马》等众多名剧中汲取唱腔及表演精华,找寻创作灵感。他巧妙地结合自身特点进一步拓宽了戏路,积极创排了《七品知县卖红薯》《伙夫县长》《草根秀才》《芝麻官下江南》《法海禅师》等众多新戏,他技艺精湛,唱、念、做、舞俱佳,既讲究程式规范,又力求贴近生活,洒脱雅致,寓庄于谐,既有大家风范,又有乡土气息,受到各级领导、专家、同行、观众朋友们的一致称赞,被誉为“当今豫剧第一丑”。金不换还多次远赴台湾等地进行文化交流,传播中原文化,深受观众的好评。

为了传承、发展、光大牛派艺术,他是挖空心思、绞尽脑汁,积极拜师学艺,诚拜京剧名丑兼教育家钮镖为师,虚心向裴艳玲等名家求教,诚请全国戏曲名家来鹤壁看戏、排戏、导戏,不断丰富豫剧的丑角艺术。他孜孜不倦、刻苦学习的精神,值得我们为之喝彩。尤其是在戏剧不景气的今天,他带领一个地市级剧团,耐得住清贫,守得住寂寞,经得住挫折,坚持排新戏、演新戏,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走,使原来名不见经传的剧团走出了河南,成为在全国有名的剧团,我们亦应为之喝彩。还有,他在功成名就后,没有驻足不前,更没有把眼光单纯局限于丑行,而是积极尝试生、丑“两下锅”,排演的《打金枝》一举成功。这种积极进取、勇于开拓的精神,比起因循守旧、不思进取的那些所谓的名角们,我们更应该为之喝彩。

戏曲一定要有丑!金不换的艺术丑而美、丑而正、丑而大,展现了戏曲为人民的一面。希望金不换更加锐意进取,开拓创新,不忘初心,痴心不改,继续传承、发扬、光大豫剧牛派艺术,努力推出更多思想深刻、艺术精湛、群众喜闻乐见的精品力作。

相关阅读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