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作品的人文艺术之美_深圳热线
您的位置: 首页 >戏剧 > 正文

豫剧作品的人文艺术之美

2018-01-03 10:20:53来源:

豫剧具有源远流长的历史,早在清末就已经形成了五大声腔,上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是豫剧发展的鼎盛时期,传播至我国20多个省份,一时间名声大震,成为了家喻户晓的艺术形态。其具有深刻的人文内涵和艺术情感,包含了几代人的心血及其对艺术的热爱与执著,以耿玉卿大师豫剧作品《同根异果》为例,呈现出以下特点:

一、形象生动、精湛隽永

豫剧的精髓就是能够将艺术和文化融为一体,从整体上提升豫剧演员的文化素养。2013年笔者与耿大师结缘,有幸近距离感受大师风采。耿玉卿先生就是这样逐渐提升自己的文学素养的,他不断地进行学习,对豫剧五大名旦的唱腔进行悉心的研究,详细地分析了豫剧板式,对曲剧二百多个曲牌了然于心,多年来他熟读唐诗宋词、小说散文及艺术类期刊如《人民音乐》《剧本》《文艺报》等。正是有了深厚的积淀,才让他识广、胆张、才高、力强,奠定了他在豫剧界不可动摇的地位。他所创作出来的豫剧音乐也不是简单的音乐,是富有辞情的,是具有一定内涵的,是对人生的一种体验和诠释,体现出了一种别具一格的魅力。

豫剧素有凄美、深沉、细腻之感,在听、看的过程中让人忍不住潸然泪下。在戏剧中将现实生活中的情节描述得淋漓尽致,将矛盾的冲突、情节的发展、灵魂的冲撞、内心的情感都用豫剧活灵活现地唱出来。

例如,《同根异果》中的《夫妻恩爱度时光》唱段将夫妻恩爱、细腻、凄美的感情用豫剧唱出来,利用圆润、凄美的嗓音以及动作将当时的情景像画一样,再一次的呈现给观众,更让人动容。就像是夕阳西下互相蹒跚着、搀扶着的老人一同走向远方一样,让人对未来充满了向往,对感情充满了期许。同时也将子不孝的痛斥和悲苦,形象地展现出来,让人禁不住愤慨。

二、温婉凄美、行腔动人

《同根异果》的音乐唱腔是河南的特色,同时又是耿玉卿先生扎根于河南的一种情感表达方式。音乐与剧情紧密衔接,行腔酣畅、吐字清晰、本色自然、有血有肉,精妙地描绘出了人物内心的情感。节奏鲜明强烈、矛盾冲突尖锐、故事情节有头有尾,曲调诙谐欢快,使得整个剧情让人有一种轻松、欢快的感觉。其委婉动听,唱腔悲凉将故事情节中的悲,形象地勾勒在听者的面前,显示出特有的中原文化艺术魅力。

在孕育《同根异果》时,耿先生将个人的感情寄托并融入到每一句话当中,将其中所蕴含的思念、悲怆、凄凉、凄苦、婉言等都灌输到这部戏曲创作当中,倾注了很大的心血。他写出了这部剧本的高水准,同时描绘出了最美的抒情感觉,展现出了豫剧追求时代的崭新姿态。他将传统豫剧的高亢、奔放、豪迈、震耳欲聋的演奏特色转向了凄美、温婉、细腻的表达方式中,开拓了豫剧固有的抒情风味,并且将现代人的审美观念融入到了其中,巧妙地借鉴了南曲婉转、咏叹、清吟的唱法和板式,使得全剧的整个唱腔变得浑然天成、丝丝入扣、清新悦耳。

耿先生还创造性地提出了豫剧音乐音符群的概念。他认为中华文字意义表达丰富,每一个字、每一个唱腔不是一个或者几个音符能够诠释清楚的,而是一个接近地方方言表达的音符群,乐谱只能记录出旋律的基本走向,真实的情感需要作曲家或者导演对唱腔进行逐字逐句的雕琢。无论是任何阶层的人们,当听到这样温婉、感人、动情的戏剧时,都一定会被其中精彩的内容所震撼,为这种唱腔所迷离。

三、曲尽其妙、字字珠玑

豫剧的精华在于能够从整体出发,局部着手,将情感与事实融于一体,将内容和精华谱写得淋漓尽致,既有剧本的再次编写,又涵盖了音乐的互相辉映。

例如,《同根异果》――山西平阳秀才张文达进京赶考20余载未归,妻孙淑林被迫将长子龙冠送常家抵债,现名常天宝,将次子凤斌送周家又名周子卿。二人均身居高官,20年后孙氏逃荒河南洛阳寻子,但一子宠妻灭母,一子忠厚孝顺。孙氏越衙按院告子,巧遇丈夫八府巡按张文达,痛斥长子不孝,遂夫妻、母子、婆媳团聚。

从总体来看,周密的布局,合理的内容,通过豫剧唱腔将人情世故、世态炎凉唱了出来。在妻孙淑林被迫将长子龙冠送常家抵债的时候,其悲怆、无奈、悲伤,甚至是悔恨的心情唱到每个听者的心中,让人禁不住湿了眼眶。在孙氏逃荒河南洛阳寻子的时候,该剧演唱出了孙氏的无奈和悲伤,更是痛斥长子不孝的道德行为,将世俗的惨恶之道从细节到整体描述出来。孙氏越衙按院告子,巧遇丈夫八府巡按张文达,将20多年的辛苦以及长子不孝唱了出来,让人听得如痴如醉,仿佛自己置身于20多年的悲伤、痛苦、思念当中。少一字嫌疏,多一字愁密,曲调与剧本的精妙结合,让人禁不住赞扬豫剧的人文内涵和艺术。

豫剧

相关阅读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