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文学 > 正文

热门小说《念你一世不后悔》全文免费阅读

2018-04-24 15:43:49来源:

关注【爱品书香】apsx668 这个微丨信丨公丨众丨号    关注后回复:【念你一世不后悔】,即可阅读全文!

第一章 受尽侮辱

雷雨交加,大雨磅礴,豆大的雨滴敲打着窗户,院里树叶被风刮的沙沙作响。

大雨下,此刻却跪着一个怀有七个多月身孕的孕妇,倾盆的雨水落在她单薄的身上,冷得她瑟瑟发抖,而屋内的佣人却早已见怪不怪。

毕竟每年的这个时候,宁纤雨都要这样狼狈不堪的在院里跪上一天一夜。

今天,是她的结婚纪念日,同时,也是“她”的忌日。

那个“她”,就是安泽轩的心上人——温清如。

宁纤雨紧咬着早已毫无血色的双唇,双手紧攥着,唯有让指甲嵌入掌心的痛才能让她保持清醒。

突然,她的下巴被人捏紧抬起。

“怎么样,你可要坚持住,这才过了半天。”安泽轩咬牙切齿的说着,他的双眸毫无温度,充满恨意的看着狼狈不堪的宁纤雨。

“泽轩,求求你,我怕这样再跪下去,孩子会有闪失…”宁纤雨紧紧的抓着安泽轩手臂,哀求着。

“宁纤雨,泽轩哥没把你送去监狱是他仁慈,你这个杀人凶手,姐姐她待你不薄,你居然忍心把她推下楼!”打着伞站在安泽轩身边的温清雅双眼一眨,眼泪就如雨般划下,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我没有,我没有杀清如姐,泽……”宁纤雨直视安泽轩,虚弱的说。

“闭嘴!你不配说清如的名字!”安泽轩愤怒的打断了她的话,听到温清如的名字,他就像是被困的野兽般燥怒,手指猛地缩紧,好像要把她的下巴捏碎了一样。

他的初恋温清如,就在他们要结婚的当天,他却眼睁睁看着他的新娘从楼上摔下来,鲜红的血把她那条他们一起挑的洁白婚纱染红,而楼上正站着惊恐不安的宁纤雨。

“要不是你爷爷已经帮你顶了罪,我奶奶又给你求情,你以为你能够活到现在吗?”安泽轩的声音冰冷,透着寒意。

感觉到宁纤雨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安泽轩松开手,看到她瞬间瘫软,他的眼里有股不明情绪闪过。

宁纤雨父母车祸去世后,身为安家管家的爷爷就把她带到了安家,成了安家的佣人。

安泽轩的奶奶知道她喜欢安泽轩,温清如去世后,奶奶希望她的爱能让他不那么痛苦,就想让安泽轩娶她,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没有拒绝,她那时候以为他至少是有点喜欢她的。

可谁知道,他娶她,只是为了折磨她。

“我没有杀清如姐,我真的没有杀她,泽轩,孩子不能有事…”宁纤雨爬起来扯住安泽轩的裤脚,她的脸上早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全身被雨水打湿,湿发沾在她苍白的脸上,说不出的狼狈。

“要不是你去找奶奶,这个孽种早就不存在了!你这辈子都不配为我生孩子!”安泽轩狠狠一脚把她踹开,眼里尽是嫌恶与不屑。

宁纤雨重重挨了这一脚,被踢倒在地。

安泽轩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剑,狠狠插入宁纤雨的心脏,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身上的冰冷都不敌心里的万分之一。

雨越下越大,站在一旁看完全程的温清雅依然可怜兮兮的抽泣着,眼泪蒙蒙的眼里的阴狠一闪而过。

“泽轩哥,我们还是进去吧…最起码,她还活着,可是我姐姐……”说着她的眼泪就扑嗖嗖的落下。

“不,泽轩,我求求你,这是你的孩子啊……”宁纤雨无力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眼前却越来越模糊……

第二章 骨灰被挖

宁纤雨拿着手里的单子,长长吁了口气,幸好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她摸了摸肚子,眼睛瞬间湿润,宝宝,爸爸不喜欢你没关系,妈妈会倾尽一生去爱你的。

回家中途接到了奶奶的电话,让她跟安泽轩一起回老宅吃饭,宁纤雨深吸了口气,才给他打电话。

电话嘟嘟的响,她心砰砰的跳着。

电话接通以后,里面传来的却是女人的呻..吟声,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宁纤雨快速挂掉电话。

擦了擦脸颊的泪水,她忍住心痛,露出微笑让司机直接去老宅。

回到老宅,奶奶亲自到门口来迎接她。

“纤雨啊,不是让你跟泽轩一起回来吗?”老太太宠溺的摸了摸宁纤雨的肚子,感受着里面的小生命。

“奶奶,泽轩最近很忙。”宁纤雨赶紧低头,努力把眼泪逼回去。她猜测那个女人大概是温清雅,安泽轩真是“好胃口”呢。

老太太微微叹气,她那个孙子她很清楚,只是委屈了纤雨这个好孩子。

吃完饭,陪老人聊完天,天色就渐黑了。老太太心疼宁纤雨,要求打电话让安泽轩来接她,却被宁纤雨拒绝了。

她还想给自己留点自尊。

回到家,看着空旷的房子,宁纤雨无力苦笑,他今晚,又是在温清雅那里陪她吧!

“砰。”门突然被大力踹开,满身怒气的安泽轩来到她面前,脸色满是狠戾,后面还跟着哭的梨花带雨的温清雅。

“泽轩,你回来了。”宁纤雨眼眸低垂,掩盖心里的黯然和不安。

“啊……痛……”突然头皮传来一阵痛楚,她居然整个人被安泽轩拖倒在地上。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居然把清如的骨灰挖了,说,清如的骨灰在哪里!”安泽轩将手指收紧几分,腥红的双眼透着杀意,声音冰冷而阴沉。

“宁纤雨,我求你,把姐姐的骨灰还回来吧,不能让姐姐死无葬身之地啊。”温清雅紧紧的抓着心口,哭的撕心裂肺。

“泽轩,先放开我,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宁纤雨双手紧紧的护着肚子,对这样莫名其妙的状况惊恐不已。

“说!清如的骨灰在哪里?”安泽轩疯了似的把宁纤雨的头紧紧按在地上。

“我不知道,放开我!求你……”宁纤雨哭着乞求道,脸颊被地板擦得火辣辣的疼。

“贱人!清如的骨灰到底在哪里?”安泽轩根本就不相信她,他的怒火从胸口燃烧起来,一巴掌狠狠的甩向宁纤雨,把她打得嘴角溢出血丝来。

宁纤雨脑袋嗡嗡作响,顾不上嘴角的血丝,她拼命的摇头,眼泪模糊双眼,胸口处传来疼痛,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宁纤雨,我求你,求你把我姐姐的骨灰还给我。”温清雅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但垂下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阴狠的笑意。

“我不知道,不是我,我真的不知道!!”宁纤雨瞳孔紧缩,双手死死的护住肚子,感觉下身有一阵温热地湿意传来。

“那你就去死吧!”安泽轩咬牙切齿的说着,双手紧紧掐住她的脖子,脸色因愤怒而胀红。

宁纤雨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眼前也越来越黑,可即使这样她手还是死死的护住肚子。

但无奈身体似乎已经达到了极点,宁纤雨抽了口气,终于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第三章 孩子早产

宁纤雨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感觉疼痛袭卷了整个身体,她瞳孔紧缩,惊恐地发现自己被锁在床上,动弹不得。

安泽轩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

“泽轩,求你放开我吧。”宁纤雨挣扎了下,但根本毫无作用。

“说!清如的骨灰在哪里?”安泽轩高大的身躯来到床边,浑身散发着冰冷地气势,深不可测的双眼毫无温度,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宁纤雨。

“我真的不知道,泽轩,你放过我吧。”宁纤雨委屈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心就像被刀刺般难受,他为什么就那么不相信她自己,为什么!

“不说,那就别怪我仁至义尽。”安泽轩像被放出来扑食般的野兽,瞬间双眼腥红,他扑上去打开锁住宁纤雨的锁,一把抓住她。

“你本来早就该死了,现在我就让你去给清如陪葬。”安泽轩抓着宁纤雨的头发把她拖出房,又毫不怜惜的把她拖下楼。

“啊!……泽轩,不要,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宁纤雨瞳孔惊慌的放大,清澈的双眼溢满泪水。

看着这样楚楚可怜的宁纤雨,安泽轩的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快到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这样也正好,就让这孽种也跟着一起陪葬吧。”略微沉默了一下,安泽轩最终还是一路把她拖出别墅。家里的佣人慌忙低头,他们虽然都觉得夫人可怜,但也无能为力。

听出安泽轩话里的狠意,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宁纤雨猛地一激灵,不行!她的孩子不能出事!

抓住安泽轩开门的机会,她突然用尽全力把安泽轩猛地推开,拼了命的往马路上跑。

宁纤雨双手护住肚子,眼泪早已被风吹干,她慌乱的边跑边向后看,并没有察觉到一辆车正向她逼近。

正在打电话的安锦博看见突然冲出来的人影,紧急制动猛踩刹车却还是听见了“砰”的一声!

安锦博脸色煞白的快速下车,车的前方,只见浑身是血的宁纤雨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安锦博赶紧把宁纤雨抱上车,快速向医院方向驶去。

安泽轩本来追在宁纤雨身后,谁知道看到他的表弟把宁纤雨撞倒在地,权衡利弊,还是决定跟去医院看看问题严重性。

医院。

宁纤雨被浓烈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刺激的醒过来,她下意识的看向已经平坦下来的肚子。

“孩子呢?我的孩子呢?”她激动的要爬下床。

旁边的人赶紧扶住了她,“孩子没事,嫂子,你放心,只是因为早产,需要在暖箱呆段时间。”安锦博看到宁纤雨醒来,松了口气。

原来眼前这个脸色苍白,清瘦憔悴的人就是他早已耳闻的表嫂吗?

宁纤雨虚弱的一笑,幸好孩子没事。

她看向眼前的安锦博,他的脸上透出疲惫的神色,英俊的脸竟然和安泽轩有几分相似。

“你是?”

“我叫安锦博,安泽轩是我的表哥,我是在国外长大,这是我第一次回国,没想到会是用这样的方式”拜见”大嫂。”安锦博故作轻松一笑,

他突然有点同情眼前的女人,表哥也就在她手术时签“病危通知书”出现了一下,马上就消失不见了。

“谢谢你。”宁纤雨对他露出虚弱的笑容,对于安泽轩这个名字,她现在是连听都不敢听,也不敢提及。

“你要干什么。”安锦博上前阻止宁纤雨拔针头的动作。

“我,我想去看看孩子。”宁纤雨想站起来,但却浑身无力。

“你还是别动了,你身子现在还太虚弱,孩子没事。”安锦博紧蹙着眉,感觉表哥实在太过分,不管怎样也是他的妻女啊,居然那么冷漠的就离开了。

安锦博轻轻摇了摇头,这对夫妻可真是诡异……

第四章 跪玻璃渣

几天后。

宁纤雨坐着安锦博的车,正迫不及待的前往安家的别墅。

她今天去看女儿,结果护士却告诉她孩子已经被接走了。安泽轩,他想做什么?

“安泽轩,我的女儿呢?”宁纤雨冲到安泽轩面前,眼睛里满是慌乱和恐惧。

“你把清如的骨灰交出来,不然我就拿她给清如陪葬。”安泽轩忽略掉脸色煞白的宁纤雨,声音冰冷,但他的话语却更加冰冷。

“不!安泽轩,她也是你的女儿啊!!你怎么这么做!虎毒尚且不食子啊!”宁纤雨上前扯住他的手臂,却被安泽轩无情拂开。

对她来说女儿是她唯一的希望,可安泽轩怎么能狠毒到要杀了这个刚出生的孩子呢?

这时,温清雅抱着孩子站在楼梯口,垂眸看着他们,眼里的阴狠一闪而逝。

孩子突然大声哭起来,宁纤雨心底一震,连忙朝温清雅方向奔去。

“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宁纤雨知道温清雅的为人,孩子在她手里绝对会出事的, 不行!她的孩子!

“啊……”温清雅看着朝她跑来的宁纤雨,借着她带来的冲击,眼带得意的顺势滚下楼梯。

宁纤抱着孩子站在楼梯口,一脸慌乱,表情更是无比震惊,她……她根本就没碰到她。

安泽轩迅速上前把看起来昏迷的温清雅抱在怀里,他的脸因为愤怒而胀红,“宁纤雨你真是死性不改!如果清雅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跟你的孽种就都不用活了。”说完便抱起人送往医院。

宁纤雨抱着孩子,还没从刚刚的意外中缓过来。

“嫂子,她应该没事,你别担心。”一直保持沉默的安锦博,突然有些心疼眼前的宁纤雨,他安慰道。

宁纤雨回过神来跌坐而下,双眼一闭,两行清泪缓缓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安锦博看着宁纤雨的悲伤落寞,心像被针扎似的微微泛疼。他坚信,眼前这个善良可怜的女人是不可能把温清雅推下楼的。

…….

温清雅最终确认除了右腿骨折,其他地方没什么问题,看着心不在焉的安泽轩,她心里暗暗有了一个算计。

温清雅以腿不方便没人照顾要去安泽轩家住,他本来不想答应,但看到哭的梨花带雨的温清雅,她与温清如是如此相像,居然就鬼使神猜得同意了这个请求。

安泽轩把温清雅抱进别墅,看着因为得到他通知而出来的安锦博和宁纤雨,微微眯眼,觉得那两人的亲密是如此刺眼。

“泽轩哥,你别生气,纤雨也不是故意推我的。”温清雅双手搂着安泽轩的脖子,柔弱的靠在安泽轩胸前,看向宁纤雨的眼里得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泽轩,我没有推她。”宁纤雨摇着头,眼里满是惶恐,声音微微颤抖。

“哥,我相信纤雨是无辜的。”安锦博也想帮忙,希望自己大哥不要被外相所迷惑。

“行,宁纤雨,既然他们给你求情,那好,我给你个机会,从楼下跪着上搂,我就考虑放过那孽种。”安泽轩说完,就吩咐着佣人在楼梯上洒满玻璃渣。

“哥,你是疯了吗?!”安锦博看着那一地的玻璃渣,简直不敢置信 ,这是正常人能做的事吗?

宁纤雨扯了扯安锦博的衣服,示意他不要再说,“是不是我跪了,你就放过我女儿。”

“我说的是会考虑。”安泽轩把温清雅温柔的放在沙发上。

“好,我跪。”宁纤雨紧紧的盯着安泽轩,这个她爱了多年的男人,他的无情彻底把她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走到楼梯口,宁纤雨只觉得心痛的快要窒息,低垂眼眸,她硬生生把眼泪逼了回去。

挺直腰杆,毫不犹豫的跪下去。

“纤雨,你别跪,你这样双腿会废的,哥,你放过她吧!”安锦博想去把宁纤雨搀起来,却被她甩开。

玻璃刺进肉里,宁纤雨双腿很快被染红,她忍着疼痛一步步往上跪,脸上因疼痛满是汗水,她双手紧握,紧咬双唇,嘴里满是血腥味。

心好像也被玻璃渣刺的鲜血淋漓,疼痛不已!

第五章 探视爷爷

看着双腿满是血的宁纤雨,安泽轩的心好像被什么紧紧揪住了。这个女人是这么无助又可怜,她的丈夫是这么无情又冷血。

佣人们都不忍的把脸撇向一边。

安锦博一拳狠狠的砸向墙壁,咬牙隐忍,他这个表哥,简直就像个神经病!

沙发上的温清雅嘴角轻扬,满意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泽轩哥,要不算了吧…”温清雅故作害怕的扯着安泽轩的衣袖,眼里的泪水摇摇欲坠。

“别怕,有我在。”安泽轩忽略心里的古怪情绪,轻轻的把温清雅抱在怀里。

“够了,别跪了!”安锦博实在难以忍下去了,他的表哥像个疯子,他却不能只在一边看着,这和帮凶有什么区别呢?

“别管我,锦博,我现在只想想求你一件事。”宁纤雨抽回手,看着眼前快到顶的楼梯,即便痛的牙齿都在打颤,她也不愿服输。

“锦博,你回去!”安泽轩双眼阴沉可怕,安锦博却像没听到似的蹲在宁纤雨的旁边。

“你说!”

“我,我求你找个机会帮我把孩子抱去奶奶那”现在,只有奶奶才能救的了她可怜的孩子了。

宁纤雨看着安锦博苦涩一笑,随即瘫倒在地,失去意识。

……

宁纤雨醒来时已经在老宅,这几天安泽轩并没有来看她,奶奶好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化作叹息。

她怀里的孩子睡的香甜,宁纤雨总感觉她女儿要比其他孩子苍白,但是奶奶跟安锦博都说是因为孩子早产,所以才会这样,好好养护,以后就会好起来。

奶奶示意佣人把孩子抱下去,上前拉着宁纤雨的手。

“孩子,委屈你了,明天就是探视你爷爷的日子,你的脚没问题吗?”老人拉着宁纤雨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

宁纤雨点点头,一滴温热的眼泪落在老人手背上。

……

从监狱出来,宁纤雨忍不住放声大哭,她蹲在地上把脸埋在双腿间,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安锦博在车里远远的看着宁纤雨,他很想上去将这个可怜的女人抱在怀里,可是他不能,因为那是他的嫂子,自己不能越矩。

安锦博痛苦的狠狠垂了一下方向盘,刺耳的车鸣划破长空。

不知道过了多久,宁纤雨慢慢的站起来,,她呆呆的向公交站走去,眼神毫无聚焦。

安锦博没叫她,他的车慢慢跟在宁纤雨背后,连安泽轩的车呼啸而过都没有发现。

监狱大门。

安泽轩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然后向监狱走去,他想知道那杀人凶手要跟他说什么。

“少爷,你来了。”

安泽轩并没有回应,在他的眼里,眼前的管家就是个帮凶,替宁纤雨坐牢也是罪有应得。

“少爷,一切责任都在我这里,我明白你为什么要折磨纤雨,我绝对会给你一个交代!可是我孙女纤雨她真的是无辜的,求你放过她吧!”不等安泽轩说什么,带着手铐的管家挺直腰杆离去,没有半点留恋,

只能看见他苍老的背影此刻正带着微微的颤意。

安泽轩看着苍老了许多的管家,眼里写满了复杂。

在他眼里,其实他曾经就像爷爷般存在,但是他的孙女杀了他心爱的女人,他要替她顶罪,这就是他罪有应得!

“放过她?呵。”安泽轩嗤笑出声,这辈子除非温清如能活过来,否则他不可能放过那个杀人凶手!

回到车上,安泽轩烦躁的松了松领带,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烦躁从何而来,油门一踩到底,向着安家主宅驶去。

关注【爱品书香】apsx668 这个微丨信丨公丨众丨号    关注后回复:【念你一世不后悔】,即可阅读全文!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
相关阅读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