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深圳快讯 > 聚焦东莞 > 正文

东莞大朗古村青砖瓦房古门楼

2017-12-03 13:20:55来源:

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佛子凹村北门楼见证着历史的变迁 通讯员 谢爱霞 摄

“单间瓦房结构,外用青砖砌成,门梁采用的是大理石……在大朗,每座门楼都潜藏着岁月的刻痕,门楼的一砖、一瓦、一尘编制了村民一幅绚烂如花的历史画卷。

风格结构各异,文化内涵深厚的古门楼,反映了当地民风、民俗,记载了当地的沧桑历史。大朗镇的佛子凹北门楼、沙步迎阳门、犀牛陂门楼看似普通,但蕴藏着一个个不平凡的故事。

这些门楼,既是传统文化的体现,也是社会秩序的显露。

为防“打门火”建北门楼

在叶日全、叶值发两位老人的陪同下,记者来到佛子凹北门楼边上。

记者看到,门楼的正门字体已有些模糊不清,不过还依稀可见两边门柱上方的石雕。门梁上方有两个圆圆的小窗,屋檐有一块“百子千孙”的牌匾,牌匾有各种各样的花鸟虫鱼,雕刻工艺精湛,图案栩栩如生,远远望去甚是美观。在没有水泥的年代,我们难以想象,心灵手巧的瓦工师傅居然可以将门楼做得如此精细。

老人告诉记者,北门楼又称新宅门门楼,位于佛子凹村北边。北门楼始建于明朝万历,门楼坐东南向西北,采用单间瓦房结构,外墙是用青砖砌成的,门梁采用大理石,门框高2.15米,宽3.3米,深3.1米。

门框左右两侧贴着“福田广种,岐路宏开”的对联。叶日全笑眯眯地说,“这里的对联每年都是一样的,这是寄托着对我们村的一种希望,祈求村里风调雨顺、老少平安。”

“新中国成立以前,村里偶尔会有其他村的人来‘打门火’(偷东西)。他们一来就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稍不注意他们就把村民养的牲畜抢光。”老人回忆说,村里的“元老”(村里的组织人)为了更好地管理好村里的东西,就兴建了这个包围佛子凹村的北门楼。

北门楼建起后,门楼原有一个门闸,每到夜晚“巡丁”(治安员)就把门闸关起,两个“巡丁”就睡在楼阁上防止外来人员来“打门火”。“巡丁”通过两个小窗,监视四方动静。“巡丁”一旦发现匪踪,便向村民通风报信,一窝蜂捉拿劫匪。

随后“文革”期间,门楼屡遭破坏,门楼上的字被铲得模糊不清,就连守门楼的“巡丁”也随之解散。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佛子凹村的扩建,门楼的门闸已经拆除,楼阁也空置没人防守,而门楼现成佛子凹村的交通要道。

逢年添子骑车穿过门楼

每年腊月二十八,佛子凹村的福主爷门楼总会迎来一队摩托车队。叶日全介绍,佛子凹的祖先是北宋徽宗丞相叶颙(谥号“正简”),其子孙叶恭保于明代从茶山水步头迁到佛子凹定居。

在佛子凹村有这样一个习俗:每年腊月二十八那天凌晨五时许,当年村里喜添男丁的父亲们按照小孩长幼的顺序依次骑车穿门楼而过,随后又沿路返回经过新宅门门楼。这仅仅是“添丁仪式”的开端。

紧接着,新任父亲们还要直奔茶山,为小孩购买灯笼和泥公仔。当日下午1时许,在寮步与佛子凹村的交界处,远远的就听到锣鼓喧天之声,爷爷们敲着太平锣、燃放着爆竹去迎接在这此处停下的父亲,并按孙子的长幼顺序轮流沿路燃放爆竹。

与此同时,奶奶们也聚集在新宅门门楼迎接儿子的回来,并给土地公上香祈福。举家喜聚一堂,父亲们经过新宅门门楼后继续前往过福主爷门楼。

在这样的世代传承中,门楼的福荫润泽了佛子凹村的子子孙孙。在门楼附近居住的村民告诉记者,这种传统的做法是感谢天上的祖先护着儿子平安地回来,还祈求孙子能健康长大、步步高升。

除夕晚上,添丁的家庭都在门楼上挂上一盏小灯,这盏灯从正月初一一直燃到正月十五,象征着村里添丁兴旺,绵绵不断的意头。而正月十五是佛子凹村的结灯日,村民们宴请亲朋好友共聚一堂,在饭后向小孩子派发泥公仔。

这些泥公仔有各式的英雄人物的造型,如秦叔宝、尉迟恭、刘备、关公、张飞等等,父母们都希望这些英雄人物能保佑自己的孩子健康平安地成长和增加过年的气氛。

沙步男子娶新娘两度走迎阳门

不只是佛子凹村的门楼,大朗还有沙步村迎阳门。

当地老人告诉记者,迎阳门位于沙步旧围沙步西侧44米处,始建于清朝末年,迎阳门又称“东门”。该门楼高6米,面阔4.5米,进深6.5米。门楼采用双墙,内墙是泥砖而外墙是青砖,门楼的上面有两个圆窗,窗的中间刻有“迎阳门”三字,历经几百年风雨,字迹清晰如旧。

走访中,记者还听闻了迎阳门另一段引人的故事。沙步村74岁的老人院院长介绍,当时建迎阳楼的目的是让门楼给村带来风调雨顺,子孙昌盛。在新中国成立以前,沙步村的男人娶媳妇,新郎接新娘时必须从此门经过,回来的时候新郎和新娘坐着轿子再次经过这个门。“大家都有一种寄托,他们希望媳妇能早生贵子。如今,这种场面就越来越少见了。”

而犀牛坡门楼,早已被拆。历史记载,犀牛坡门楼位于犀牛陂大围,坐北向南,平面呈长方形,两层砖木结构,顶部设露台,两侧镬耳封火墙,宽3.5米,深4.1米,始建年代久远,已难考证。

犀牛坡门楼虽然早已被拆,但当地有意计划重建门楼。一些村民说,犀牛陂门楼是旁边刘氏宗祠的一只“左手”,当时是用来衬托刘氏宗祠,使整个宗祠更加有气势。

“现在的文物越来越少了。虽然这个门楼很小,但我希望村里能把这个门楼重建起来,这样既可以保留我们唯一的一座门楼,也可以让村民图个安心。”坐在老人院门口的刘老伯说出一些老村民们留恋门楼的心声。

不论是佛子凹北门楼,还是沙步迎阳门、犀牛陂门楼,这些文物古迹都记录着民间历史痕迹,让村民们荡起了无数的回忆。

相关阅读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