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电影新闻 > 正文

《闪灵》续集《睡眠医生》首曝中字预告

2019-06-14 10:37:54来源:

《闪灵》有了续集《睡眠医生》,导演接受时光网专访透露了创作动机和方法。

预告末尾丹尼来到他爸爸当年发疯的地方

时光网讯

时隔将近40年,经典恐怖片《闪灵》终于有了续集《睡眠医生》,出品方华纳昨晚发布首款中字预告。影片与前作一样改编自史蒂芬·金创作的同名小说,将以原来故事里杰克(杰克·尼科尔森)的儿子丹尼为主角,北美已改档2019年11月8日。

这个镜头和《闪灵》中一样,童年丹尼

《睡眠医生》中伊万·麦克格雷格扮演成年之后的丹尼,丽贝卡·弗格森扮演的角色相当吓人。这款预告中有部分镜头和40年前的《闪灵》几乎一样,丹尼在卧室里发现墙壁上竟然有人倒着写字,有一天醒来发现倒写着谋杀(murder)。

有着闪灵能力的丹尼去寻找到了同类艾柏,但丽贝卡·弗格森扮演的反派似乎要追杀他们……

只有这幅画面是从1980年电影《闪灵》中截取的

《闪灵》里的俩姐妹也回来了(重拍复制画面)

华纳兄弟长期以来都有拍摄《闪灵》续集电影的计划,包括《睡眠医生》与《远眺酒店》在内的电影项目由于资金问题迟迟未能开工。2017年子公司新线影业的《小丑回魂》大获成功,令华纳重新燃起对惊悚恐怖电影的市场信心,《睡眠医生》也顺利提上制作日程。

丽贝卡·弗格森扮演的角色变身!

根据小说设定,续集故事发生在远眺酒店事件的35年后,伊万·麦克格雷格扮演的丹尼现在是一家老年关怀医院中,负责临终危重病人的一名心灵伤痕累累的护理员。

影片将展现他是如何被迫监护一名与他有着相似能力的女孩Abra Stone(凯丽·卡伦饰)的。丹尼随后发现自己要从Rose the Hat(丽贝卡·弗格森饰)手中保护Abra,前者是一个邪教头头,以拥有通灵能力的孩子为食。

电影《睡眠医生》由曾经改编过史蒂芬·金作品《杰罗德游戏》的导演迈克·弗拉纳根编剧并执导。在首支预告片放出之际,导演迈克·弗拉纳根与时光网分享了独家前瞻及其与这部史蒂芬·金的《闪灵》续集的个人联系。

1980年,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执导了寒冷又令人不安的《闪灵》。本片改编自史蒂芬·金1977年出版的同名小说,由杰克·尼科尔森主演,吓出了超过4400万美元的美国本土票房,这在当年上映的电影中可以排进前15。

可这部电影遭遇影评人的质疑和嘲笑——就连原版小说作者都这么干了。众所周知,史蒂芬·金认为电影和小说出入太大,不怎么喜欢库布里克这部电影,连《头号玩家》里都有提到这件事。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部影片被越来越多的人奉为经典,其精心编排过、缓缓绽开的那种恐惧不安的气氛也倍受世人称赞。

2013年,金创作了《闪灵》的续集《睡眠医生》,他主动并刻意地忽略了库布里克对《闪灵》的所有修改。这部小说的时间点是上一部的40年后,讲述了丹尼·托兰斯的故事,这个角色在《闪灵》中还是个拥有通灵能力的孩子。

导演迈克·弗拉纳根(其作品《鬼遮眼》《无声夜》都被低估,最近的作品为电视剧《鬼入侵》饱受赞誉)编导。

刚放出的《睡眠医师》预告中有着许多《闪灵》中诡异的经典场景闪回(丹尼在眺望酒店中铺着花纹地毯的走廊中骑着三轮车经过,成人的丹尼看着经历风雨的门廊被自己怒吼着挥舞斧子的爸爸砍碎)。

只有一个——从电梯门缝喷涌而出的血浆——是真正从库布里克的电影中截取的。别的都是弗拉纳根及其团队一丝不苟地为本片复制的。

弗拉纳根告诉时光网:“我从小的时候就是史蒂芬·金的狂热粉丝,所以能有机会在史蒂芬·金的沙盒中玩耍一直都是我的梦想,对我来说那是一种荣耀。但作为一名电影学生,我又十分崇拜斯坦利·库布里克,”

他说:“我觉得这次将史蒂芬·金和斯坦利·库布里克融合到一起的机会是我从业以来,最兴奋、开心、紧张、可怕和不可思议的经历了。这对我来说有点难以承受,当然是从好的角度来说。”

在《睡眠医生》改编过程中,一大挑战便是,这必须得遵从于金的小说;但同时又得承认,库布里克的版本已经深入了全世界流行文化DNA中,不论金如何不喜欢电影版的《闪灵》。

“我是先读的书,”弗拉纳根说,“我们讨论中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能不能遵循金的写法,做出一个忠于原作的改编版,同时又适于库布里克所创造的电影宇宙。这是我们为了使整个项目成真,必须和史蒂芬·金沟通的。如果这个讨论并没像预期那样,那么这部电影可能就不存在了。我们必须向他解释如何去做(融合两者)。

“有一些非常实际的问题,关于那些在《闪灵》小说中活着,但电影中却死了的角色。同样的,库布里克所创造的眺望酒店的样子也是我们从一定程度上要去还原的。令人惊讶的是,我们与史蒂芬的沟通进行的异常顺利。在谈话后,他不仅祝福我们去做我们最后做到的这些事,还给予了鼓励。” 毫无疑问,弗拉纳根改编金的另一部小说《杰罗德游戏》的成功,帮助了那些沟通与谈话的进行。这不作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认为无法以视觉效果呈现,而弗拉纳根做到了这一点。

不过,这位41岁的美国麻省导演和编剧说,除了指导那样一部经典电影续作所带来的压力,他的工作方法几乎没怎么改变——这也没让他偏离对原素材的认识:除去其超自然或玄学的元素,这还是主要植根于角色们的心理的。

“我们从没把这当成一部恐怖电影来拍,”弗拉纳根坚持说,“对于我的很多作品,我都这么说过,但我没想到这比我做过的其它任何东西都要真实。我们想从另一个角度去实现。当然,那有恐怖的元素,但我们不想给观众营造出一种‘这是一部现代恐怖片’的期待。”

这也就意味着那种“廉价惊吓”、血浆和尖锐刺耳的配乐是不存在的。“我们从库布里克那学到了很多如何拍一部心理恐惧和超自然恐怖片的方法,”弗拉纳根继续道,“这更多需要的是令人窒息的环境和紧张,而不是那些存在于许多现代恐怖电影中的传统惊吓手段。”

最重要的是,虽然弗拉纳根对金和库布里克的作品都有着很深的感情,吸引他来拍《睡眠医生》的还是其主题,以及想要在大银幕上发掘那些作品的渴望。

“想象和探索那些创伤(的后遗症)是我做大部分项目的方法,”他承认道,带有那么一瞬间的坦诚,“这是《鬼入侵》的核心与灵魂,甚至《鬼遮眼》的一部分也是。上瘾也是如此——我来自一个爱尔兰大家庭,我们家的人真的很喜欢喝多。所以回到我的童年,我已经看到了那些在家庭中所造成的伤害。我自己也与酒瘾做过斗争。现在,我已经九个月滴酒未沾了——也没抽过烟。

“那两种东西是有联系的,特别是我有自己的孩子,所以把这两样东西从我的生活中抽离成了最重要的事。所以当我看《闪灵》小说时,觉得这是一个在上瘾中苦苦挣扎的男人所写的,并在思考那些他认为可能会对自己的家庭造成的伤害。

“如果说《闪灵》是关于成瘾的,那么《睡眠医生》则是关于康复的——这个作家已经戒酒多年,回首自己过去的生活,看看那时写书的自己是什么样子。我对其非常感兴趣,也愿意在其中花费精力。”

《睡眠医师》现在定于11月8日在美国上映;海外则提前一周,于10月30日上映。你期待看到这部电影吗?你对预告片感觉如何?你最喜欢的史蒂芬·金的小说或改编电影又是什么呢?让我们在下方评论区看到你的想法。

#FormatImgID_7#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