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电影新闻 > 正文

比起《教父》这部电影也许更伟大

2019-05-19 12:59:40来源:

如今看来,《现代启示录》无论是从技术层面还是内涵深度,都是战争电影难以逾越的高峰。

This is the end, Beautiful friend,This is the end, My only friend, the end……

重映预告片

随着吉姆·莫里森的歌声,直升飞机的噪音同时入耳,逼仄的房间,残酷的战争场面,不同时空的画面交替曝光在银幕上,比迷幻摇滚更迷幻的情境充斥着视觉与听觉,《现代启示录》就这样翻开了“第一页”。

1979年5月19日,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带着《现代启示录》来到了戛纳国际电影节,这部拍摄时遇到种种困难,搭上科波拉前途和身家的影片当时还是未完成的版本。然而在三个小时的放映结束后,全场的掌声给了科波拉信心。

最终,《现代启示录》与《铁皮鼓》同时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科波拉成为历史上首位获得过两次金棕榈肯定的导演。然而从台前到幕后,这部影片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现代启示录》波兰海报,很艺术

被《纽约时报》的评论家弗兰克·里奇称为“好莱坞40年来最大的灾难”的《现代启示录》,随着时间的推移却越发显现出它的生命力,40年后的今天重新再看这部电影,依然充满创造性的技巧和对现代文明的反思。

上世纪70年代正是各路电影运动开花结果之时,哪怕被资本家把控的好莱坞,也必须顺眼时代的变化和革新,涌现出了一批年轻导演。

这些被称为新好莱坞的年轻人们,有四位被后世最为推崇,大家也最为熟悉,他们就是好莱坞四小子:依靠《星球大战》改写了美国流行文化的乔治·卢卡斯,社会观察学家版的马丁·斯科塞斯,“老顽童”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以及本文的主角,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

1974年,36岁的科波拉已经完成了《窃听大阴谋》《教父》《教父2》三部杰作,这些影片令他获奖无数,奥斯卡最佳影片与戛纳金棕榈奖都已握在手中,这个来自底特律意大利裔家庭的孩子,已经是世界影坛最成功的电影导演之一。

科波拉和白兰度在《教父》中的合作

从身无分文到获得认可,此时的科波拉正意气风发,大好心情下,科波拉在纳帕谷买下了一桩避暑别墅,同时还有巨大的葡萄酒庄园,足足1400英亩,足以让科波拉的整个家族在这里尽享天伦之乐,然而科波拉毕竟是科波拉,过上这样的上流生活并不是他的终极追求。

搞定了房产,科波拉决定投入到下部作品的拍摄中去,一部更大规模制作的战争电影,却又有着鲜明作者风格的电影。这部电影就是《现代启示录》,影片根据约瑟夫·康拉德的小说《黑暗之心》为蓝本改编。

早在1969年,曾经参加过越战的好莱坞编剧约翰·米利厄斯就希望有导演能把《黑暗之心》拍成电影,他最初希望乔治·卢卡斯和斯皮尔伯格来执掌这部影片。但是此前有人尝试过拍摄这部小说,均遭到了失败,乔治·卢卡斯自然不敢怠慢,他的计划倒是很周密:打算将影片拍摄为黑色喜剧的风格(幸亏没有),在完成《500年后》就投入拍摄,预算200万美元,16mm胶片拍摄,仗还没打完,就地实地取景拍摄,让越战士兵现场跑龙套,完美。

卢卡斯错就错在,在一个错误的时间考虑了一个不可行的计划,他把一切想的都太过简单了。此时越南战争还在进行中,糟糕的环境不能保证摄制组的安全。一再搁置中,他的兴趣也转向《美国风情画》和《星球大战》两个项目中,倒是科波拉看准了这本小说电影化的潜在价值,决定拿下这部影片,开始与米利厄斯商量剧本怎么写。

小说原本的故事发生在19世纪的非洲刚果民主共和国,男主角马洛和库尔茨为一家比利时的贸易公司寻找当地的非洲工人,压榨他们的劳动力,但是很快马洛发现库尔茨疯了,以神的身份自居,在当地统治起一个部落。《现代启示录》将故事的背景换到了越南战争。

科波拉一开始对这个项目信心十足,的确,36岁对一个导演而言还是青春期,而这个“青春期”的导演已经手握其他人一辈子可能都无法企及的成就。但很快,现实很快就将他从成功的欢愉和自信中拉了回来。他不得不面对一个尴尬的事实——几乎没有人愿意为影片投资。

科波拉此前的作品《教父2》获得成功,借着这股士气他还是决定坚持自己的拍摄计划,一边寻找合适的取景地,一边寻找投资。依靠弗雷德·鲁斯的打点,科波拉决定在菲律宾取景,此时的菲律宾是美国在亚洲的后花园,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甚至与《现代启示录》的另一位制片人加里·弗雷德里克森共进晚餐,亲自支持影片在当地拍摄,并可以动用菲律宾的军火。

外景谈好了,投资呢?科波拉最初从联艺公司那里拿到了750万美元的投资,科波拉通过自己的公司还额外筹集了800万美元,但还是不够,科波拉是一个真正热爱电影的人,他曾经说过如果有人给他30亿美元让他拍电影,那他可以再借3000亿拍摄一部伟大的作品。这种疯狂的态度决定了他艺术生涯的至高点,也决定了他后十年的命运。他决定赌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来为影片融资,这其中还包括刚刚买入的葡萄酒庄园。

钱的问题终于解决,接下来就是选角。在科波拉最初的构想里,影片其实只有两个核心角色:威拉德和库尔茨。一代硬汉史蒂夫·麦奎因是出演威拉德的第一人选,他却以不想离开美国17周围由拒绝了科波拉。那阿尔·帕西诺呢?他可是靠科波拉的《教父》奠定了在好莱坞的事业,然而他以同样的理由,外加不想在丛林里长途跋涉,害怕生病为由拒绝。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也受到过邀请,但每个人连拒绝的理由都一样,科波拉出师未捷就受到打击。

在科波拉自己的回忆里,他对这些接连的拒绝感到沮丧,尤其是那些曾经和他合作过的演员,当初任劳任怨,走红之后却得到了这样的回报。但是好莱坞就是如此,电影还得继续拍,科波拉打算邀请曾经试镜过《教父》的美国演员马丁·辛。

马丁·辛

然而马丁·辛此时没有档期,科波拉只好找来了斯科塞斯的御用演员,至今活跃在银幕上的哈威·凯特尔,但这种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对精益求精的科波拉而言就是一种折磨,影片正式拍摄没几天,他就无法忍受凯特尔在镜头前过分的表现。于是科波拉又临时飞回了纽约,还是请来了马丁·辛。

与此同时,科波拉也搞定了饰演库尔茨的人选,《教父》里令人印象深刻的马龙·白兰度。当时马龙·白兰度在好莱坞如日中天,为了请他拍摄影片中最后的那段戏份,科波拉足足付出了350万美元的天价片酬。无论如何,影片的前期筹备工作准备就绪,终于可以去菲律宾拍摄了,然而对于科波拉而言,一场堵上他的前途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