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电影新闻 > 正文

扶贫“送”来老婆怎么回事?女性被物化的屌丝言论引热议

2018-11-27 16:57:55来源:桂林日报

 去年记者在周应雄家帮他们夫妻拍的一张合影。他们说,这是他们俩第一次这么正式拍照。

去年记者在周应雄家帮他们夫妻拍的一张合影。他们说,这是他们俩第一次这么正式拍照

11月21日晚,随着小千金在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的降生,52岁的周应雄终于当爸爸了。他原是贫困户,老实本分,一直单身。对口帮扶的扶贫干部将一个合适的女子介绍给周应雄,去年4月两人喜结连理,成就了“扶贫送老婆”的一段佳话。

去年4月11日,本报3版以《扶贫干部给他“送”来了老婆》为题,并以一个整版的“视觉”形式,首先刊发了这个扶贫故事,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周应雄是龙胜平等镇平熬村人。在他8个月大时母亲就走了,他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因为先后照顾生病的爷爷奶奶和父亲,周应雄不仅误了终身大事,家里也是一贫如洗。

 周应雄抱着刚出生的女儿舍不得放下。

周应雄抱着刚出生的女儿舍不得放下

当时记者在周应雄家看到,除了一座破旧的木房外,几乎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具,连一台像样的电视机都没有,更不用说冰箱、洗衣机了。“就是几根柱头值钱,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了。”村民这样形容周应雄的家。当时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后勤处副处长王文燕是周应雄的帮扶联系人。起初,她想帮周应雄贷款5万元让他发展养殖业,可她最终改变了想法:扶贫还不如先帮助他成家。

黄冬梅,桂林市叠彩区大河乡大村人,当时在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后勤处工作,属于离异状态。黄冬梅勤快踏实,王文燕就有意撮合黄冬梅和周应雄。

王文燕的眼光很不错。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去年4月1日,黄冬梅和周应雄“喜结良缘”了。婚礼当天,周应雄所在的村寨热闹非凡:外出打工的,外嫁的,以及隔壁村寨的男女老少,都特意赶来庆贺。这位年过五旬、从未谈过恋爱的男子终于结婚了。婚后,黄冬梅与周应雄上山下地,在平熬村当起了农民。有时她也出去打工,补贴家用。她还说,最大的心愿就是给周应雄生一个健康的宝宝,帮他延续香火。夫妻两人同心同德,勤奋发家。去年11月,他们家摘下了贫困户的帽子。

喜事还不止一桩,黄冬梅想给周应雄生一个健康宝宝的愿望也实现了。11月21日,怀孕36周零4天的黄冬梅独自来到桂医附院产科进行例行产检。她已40岁,属高龄产妇,且羊水过多,肝肾功能不太好。出诊的产科副主任乐江华便再三叮嘱黄冬梅马上住院观察。

当天18时许,黄冬梅羊水突然破了,马上进入产房待产。22时33分,黄冬梅顺利产下一名女婴,母女平安,婴儿体重2840克,身高48厘米。

11月22日一大早,周应雄匆匆赶到了医院。看着女儿吸着乳汁,看着王文燕忙前忙后,看到黄冬梅开心的笑容,52岁初为人父的周应雄眼眶里闪着幸福的泪花。随后,不善言语的周应雄连连向医务人员和王文燕道谢。

11月25日,周应雄在接受采访时说,要不是扶贫干部帮他“送”来了老婆,也许这一生都当不上父亲。“这比再多的钱都重要,比什么样的扶贫都重要!”

7月5日,微博博主@李千重 晒出一张男子展示PPT的照片,照片中PPT页面的主要内容为某专家点评:“扶贫‘送’老婆,对光棍汉来讲也能算得上是精准扶贫了。”

此微博引起广大网友的愤怒,截止至2018年7月6日下午5点为止,此微博已被转发3万次。多数网友认为,这个扶贫思路有待商榷,特别是用一个“送”字,体现了专家对女性物化的陈旧性别观,也反映了该名专家“扶贫只扶男性,女性不是人”的狭隘思维。

这位专家是谁?搜索后发现,PPT上的内容出自南海网于2017年4月18日登载的评论文章《扶贫“送”老婆,也是拔穷根》,作者是胡海军。

而妇女在扶贫议题上的困境和努力被媒体报道提及之少也让人十分遗憾。很少有人能关注到,近一半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为女性:根据全国妇联20年公布的数据,我国现有2485万农村贫困妇女,占建档立卡贫困总人口的46.5%。农村贫困男性的结婚之难,并非靠臆想中的 “送”就能解决,我们更应该问,为什么农村没有女性、留不住女性?我们可以怎样通过扶贫让农村拥有性别友好的环境?

近日被重新翻出的胡海军评论及桂林日报报道中呈现出来的薄弱性别意识,正是阻碍农村妇女摆脱贫困的重要原因之一。贵州省社会科学院赖力于2017年6月发表在《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的论文《精准扶贫与妇女反贫困:政策实践及其困境》中分析,尽管政府已经意识到妇女贫困问题的特殊性,并有针对性地进行妇女反贫困工作,但对贫困妇女和男性之间存在的差异较少关注,仍然造成了扶贫政策设计和实施的盲点,且妇女作为脱贫主体和决策者参与的机会和环境需进一步改善。

例如,举办的各种脱贫技能培训,大多采用传统的教学方法,以灌输和理论教学为主,这对受教育程度低的妇女来说,其接受程度大打折扣。一些专门针对妇女的扶贫项目多集中在妇女传统的劳动角色上,如绣娘培训、种植、养殖项目等,没有对妇女的能力进行开发和拓展,而是巩固了妇女的传统角色。村寨社区决策层仍然以男性为主,在大多数的贫困村寨中,妇女很难发表意见和表达需求,即使有意见和需求也难以被聆听、尊重和采纳。

新媒体女性曾经报道过的河南周山村妇女手工艺品开发协会项目(详见今日次条推送),正是一步步通过鼓励妇女成立协会赚钱­增强妇女自信心与技能­妇女参与村里公共事务的设置,最终扭转了周山村男尊女卑的村规民约,从而有效改善农村出生性别比失衡。这一“周山模式”成为推动农村性别平等进程的重要探索。农村妇女不是谁的脱贫帮扶工具,也不是没有能力运用好脱贫资源的配角,她们缺乏的是有针对性的资源和参与竞争和决策的机会。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