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花絮 > 正文

家庭生活剧层出不穷 怎样让人感到真实的幸福

2017-11-10 21:21:14来源:

家庭生活剧是指以家庭为主要生活场景,以展现男女青年在恋爱和婚姻中的磨合过程以及两个及以上家庭间复杂人际关系的处理(主要为婆媳姑嫂关系)为主要内容的一种电视剧类型。自20世纪90年代的电视剧《渴望》开始,家庭生活剧拉开大幕,涌现出《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结婚十年》《金婚》《中国式离婚》《幸福在哪里》《王贵与安娜》《媳妇的美好时代》《麻辣婆媳》等一大批制作精良的经典佳作和充满真情实感、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

家庭生活剧久盛不衰,在传统和新型媒体热播的本质原因,在于对现实主义生活的审美化处理。家庭生活剧以现实生活为内容,对其进行艺术加工和创作,变成电视剧这种大众文化产品。《新结婚时代》《双面胶》《结婚十年》讲述的都是小人物在家庭婚姻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如果没有经过艺术化的处理,这种琐屑和平凡是让人乏味的,而经过剧本创作、演员表演、后期制作等一系列复杂流程之后,这种日常生活不再平淡,人物情感复杂丰富,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当电视剧播放时,观众又被家庭剧中出现的真实生活、接地气的桥段和小人物的代入感所感动,艺术作品再次融入到观众的日常生活中。在这个过程中,艺术作品传播正面积极的生活态度,而其中的男女主人公也以“偶像”的高颜值、美好善良的品德、独特的性格特征感染和影响着观众。电视剧用寓教于乐的形式完成人生观、价值观的输出,最终实现艺术作品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审美理想。在家庭生活剧中出现的诸如闪婚、房子、户口、第三者等社会话题触碰到观众,在娱乐的同时引发观众思考。

此外,优秀的家庭生活剧在完成日常审美化的同时,还对现实生活产生指导和借鉴作用,《媳妇的美好时代》中对婆媳关系的处理方式、《老大的幸福》中老大甘于奉献的人格魅力、《金婚》中文丽和佟志矢志不渝的对爱情的理想和信念,都深深地打动并影响着观众的思想和行为。

警惕:与“青春化”伴生的青春期综合征

近年来,随着时代的发展,家庭生活剧在关注家长里短的同时,加入了青春偶像元素,出现了《裸婚时代》《当婆婆遇见妈》《婚姻保卫战》,以及最近热播的《国民大生活》等紧跟时代潮流和社会发展的新型家庭生活剧,被业界称为“青春家庭剧”。贴近生活的真实感、时尚感、幽默感,使得“青春家庭剧”获得大批年轻观众拥趸。随着新媒体时代的来临,家庭生活剧这一类型发展潜力巨大,虽然我国的家庭生活剧佳作频出,热度高涨,但我们也应看到家庭生活剧在“青春化”的过程中,出现了多种“青春期综合征”。

青春家庭剧的主要问题在于人物设置雷同、剧情夸张且逻辑不严谨、演员演技弱等多方面的问题。就近期热播的《国民大生活》为例,剧中的男女主人公王舒望和陆露,延续了《裸婚时代》《金太郎的幸福生活》等同类剧中大都市里敢爱敢恨,为了爱情不惜与全世界为敌的年轻人形象。剧中陆露的妈妈,也是《裸婚时代》中童佳倩的妈妈,《当婆婆遇上妈》中罗佳妈妈的缩影。她(他)们以“为你们好”为出发点,将经济条件作为子女寻找另一半的首要条件,处处给子女设置障碍。雷同的人物和冲突设置,使得《国民大生活》剧情流于俗套,偷户口本裸婚、与父母决裂成为核心叙事线索,缺乏新意。从剧情设置来看,《国民大生活》剧情较为夸张,逻辑漏洞较多,陆露冥想课上向王舒望示好、在海边裸奔,王舒望英雄救美等桥段的设置较为突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缺乏扎实的现实基础,导致故事看似热闹却经不起推敲。演员浮夸的演技也是《国民大生活》屡遭诟病的槽点。剧中的陆露被设定为一位编剧,按照职业需求,编剧是一个理性和感性的结合体,既需要浪漫热情,也需要沉吟深思,而剧中扮演陆露的袁姗姗奔放有余,收敛不足,并没有将一个才华横溢,从零开始打拼的编剧形象完美地呈现出来。

破题:在不变的类型中开拓新故事

无论家庭生活剧如何变化,故事始终是第一位的。如何在家庭生活剧中开掘一个好故事、新故事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从剧本角度讲,要多角度的观察生活,不断地求新、求变。只有深入思考生活的复杂性和多样性,才能挖掘出不同人物的个性,并将其做到极致。在王丽萍的经典作品 《媳妇的美好时代》 里,“新”和“变”就体现在主人公毛豆豆与余味结合后面临的“两对公婆”的剧情设定中。剧中余味的父亲成名之后抛弃妻子,给余味找了年轻的后妈,与一般电视剧中生母挑唆,从此与父亲“老死不相往来”的俗套设置不同,《媳妇的美好时代》中余味与父亲、后妈,生母和继父都有来往,他乐观阳光,善良又有责任感,对人物设定的突破,在使余味充满正能量的同时,也让观众感受到亲情的恒久稳定。而毛豆豆也与常规家庭剧中的“媳妇”不同,如何协调与两个婆婆的关系,成为该剧的一大看点。

从剧情的合理性来看,家庭生活剧与现实生活联系紧密,必须要从平凡、普通的小细节中寻找戏剧性,如果剧情设置不合理,就会引起观众“跳戏”。在《裸婚时代》中,从双方父母讨论婚事开始,房子的问题就成为焦点,刘易阳家有套拆迁房这个小细节的设定,不仅导致“倒插门”的尴尬,还在无形之中设置了悬念,产生叙事的钩子,吸引观众。

与此同时,家庭生活剧在有了好故事之外,还需要演员、导演的多方协作。演员要提高演技,充分认识并表现出人物的独特性格。相较于电影来说,电视剧导演的“存在感”较低,但是真正高水平的电视剧,必然有导演的风格和手法,例如《琅琊榜》的导演孔笙、《甄嬛传》的导演郑晓龙、《媳妇的美好时代》的导演刘江等。正如刘江所说:“你可以用很简单的方法处理一场戏,但我还是想给大家呈现更理想的作品,这就是我一直强调的诚意。而这种诚意观众是可以感受到的。”

推荐阅读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