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深圳热线 > 电视新闻>青青草色记 >正文

青青草色记

2016-09-03 10:48 来源:网络

野草春季从砖缝里钻出毛茸茸、嫩嫩的芽,初夏一片青青,联想白居易的“离离原上草”还不比此更具韧性和耐力呢。雨后,细看清亮的杂草,忽而想到《三国演义》中的“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的童谣,前两句给人展现的是广阔的碧草,但整首是董卓命运的预言,[广州热线],蕴含一场血腥事件,不觉又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满院放绿的夏季,搬出一张椅子,捧书阅读,心旷神怡。那个夏日,我吸收《秋雨散文》乳汁,远离喧嚣,模仿写作。其洒脱的写作态度,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我获益匪浅。

房前红砖铺砌,做工粗糙,对面两株枝叶繁盛的苹果树,结果小,味脆甜。秋季农村妇女办事,喜欢将果实摘下塞入红绿的各式小包。无人过问,遗留些乱枝、树叶、烂果,一片狼藉。被洗劫果实的树木变得清瘦、寒碜。砖缝又冒出野草,密密麻麻,俨然草林。

每遇休息日,别人回家团聚,我一人进出偌大院落,除了看书,就找些力所能及的活做。门前影响观感的茅草总要除去。恨无锋利工具,只得用一把火铲,双手捏住火拐,慢慢去刮;有些簇生的野草,只能用手将其连根拔出,由于铺到地面的砖高低不平,须谨慎对待。

生长草的地方不足百十平米,每次干活要浪费五六个小时。在这漫长的劳动过程,总能回忆起小时候给家畜寻草的情景,不过那是在松软的洋芋地。也是阳光融融的夏季,田野一片碧绿,我跟姐姐和别的姑娘们沿乡间小道,穿过麦田、豆地,去离家较远的地方。姐手脚麻利,总是最早装满背篓。我们几个小不点只是她们的影子,摘野花、掏鸟蛋,有时还会闹些不愉快。姐姐们便像母亲般解决我们的小矛盾。

历史上有许多名人喜欢侍弄花草。三国时期吴国大将陆逊阅读兵书之余去田园劳动,并视为一种乐趣;晋代陶渊明更不说对花草的钟情了。台湾作家林清玄喜欢在室内用花盆养草,就是为了一片绿色。我想过将房前开辟菜园,郁郁葱葱,岂不成为一道风景,但也只是一时愿望而已。

秋末,杂草枯萎,房前软绵绵的,似乎给砖块铺上了被面。许多日子我很想清理一下,但被邻居泼出的污水搅乱了计划,又加之工作较多,新式的“五加二”和“白加黑”工作法,岂有闲时。房前变成了枯叶、废纸,污水的集聚地,邻居小孩偶尔将屎尿贴在杂草上面,目不堪视。下一个休息日又是多么遥远了。

秋冬总是漫长的,我盼望另一个夏季的到来,野草布满房前,又是怎么一种景致呢。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