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影情报 >正文

时光荐片:衣锦还乡的一百种死法

2017-08-01 17:59:09 来源:电影情报
标签:
《杰出公民》背后,是拉美电影力量崛起。频频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以独特的地域文化和神秘的故事取材,让作品呈现非同寻常的气质。

《杰出公民》

    2017年过半,大家看的电影应该不少。不管是院线还是电影节放映,近半年个人最想推荐的影片是出自拉美那片神奇土壤的《杰出公民》。影片入围去年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放映后一战成名,奥斯卡·马丁内兹摘得最佳男主角奖,精妙之处绝不仅在于男主的演技。今年北影节展映,虽口碑不一,但还是被影片不间断的冷幽默、荒诞的情节设定以及严肃的哲学思考所吸引。
  电影角色设定是在欧洲生活30多年之久的作家,剧情设定是作家拿完诺贝尔奖后重新踏上那片落后又丑陋的故土。两者之间的矛盾,也是电影的戏剧性冲突。影片开始,就将观众置入一个严肃氛围:丹尼尔坐在空空荡荡的大厅里,迎宾礼仪也面无表情,紧接着他拿着诺贝尔奖章抨击着王室和评委实际是上对艺术创作是一种抹杀。台下早已准备好的掌声和以为会有的恭维言语,在他的发言下显得尴尬。
  这种尴尬是现实与虚伪的较量。伟大的艺术作品不需要奖项佐证,比如文学界的博尔赫斯;同理,电影界中库布里克终生唯一获得的一个奖项,是《太空漫游2001》摘得的奥斯卡奖-最佳视觉效果...但无可厚非,他们都留下了伟大的作品。台下的观众陷入良久的沉寂,而后一切又恢复正常,他的话无非是现实虚伪中一个“哑弹”——不痛不痒。


  也是他的作品之于故乡的意义——不痛不痒。拒绝一切活动的丹尼尔,接受家乡的邀请。短暂的几个镜头藏着一个隐喻——湖中的火烈鸟死亡。火烈鸟是20实际50年代莫名火起的文化,象征着后现代主义的文化优越性,作家看着火烈鸟陷入自己命运的沉思,他的文化优越性和他的故乡,身体离开了,但他文学作品中的人物从来没有离开。和多数老套剧情一样:文人想回到故乡去和过去和解,让观众出乎意料的是和解更像一场诀别。和火烈鸟一起死去的还有乡愁。


  回乡过程,拍摄手法接近纪录片,大量写实镜头外加手持拍摄手法,将小镇落后和人群的无知展现。接他的司机带着他走在小径上,抛锚对话,作家的故事对司机而言只是无聊旅程里解乏助眠的功效。而作家写的书,成了他隔天上厕所的便纸。他对作家和他作品的态度,几乎是整个小镇的态度。表面上盲目崇拜追捧,背后是妒忌和一无所知。坐在消防车上游街致意的尴尬、选美小姐送上杰出公民荣誉的片刻感动、讲座时座无虚席的猎奇、老友和前女友结婚的假意阴谋、评选小镇画作被黑幕引发激烈矛盾...
  这些人性复杂的一面都在平实的镜头中体现,以现实主义视觉为主,这与当代拉美电影的特征一致,通过环境外在的真实体现人物心理真实,自然主义的表演方式和环境音进一步对现实主义加强,与丹尼尔在小镇上的格格不入形成一种荒诞。小镇的落后一如拉美电影中常见的脏乱底层空间,丹尼尔记忆中的美好湖泊已经干涸,旧恋人已为人妻,而无知的人群也更加无知。他们关心诺贝尔文学奖,不关心他的作品内容;他们邀请他回去更多的是希望给这片土地带来外界的关注;小镇艺术工作者希望通过他得到肯定...
  一切落空后,虚伪背后真实的矛盾激发,人人变成狩猎场上的枪手。有人说“为什么你写的都是这个小镇的丑陋”...其实这个问题,让我想到很多。比如:看片时第一浮现在脑海的是莫言,真实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同样是抒写故土,并被授予高密人民勋章;其次是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因作品描写土耳其丑陋事件而被判有罪甚至焚烧作品;早些年网上充斥着贾樟柯等导演靠“卖丑”赢得国际大奖和外国观众追捧...


  丹尼尔像在诺贝尔奖台上一样坚持为自己发声。“最好的文化政策就是没有政策”、不用讨论何为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电影通过丹尼尔之口传递文学创作、社会关系、政治环境等问题的思考。新阿根廷电影(或者说拉美电影)不仅关注自由主义时代中的社会问题,更加自省的注视社会目光本身,是一种更为浓郁带有乡愁的情感;从魔幻现实主义到回到拉美社会生活实际,在《爱情是狗娘》《上帝之城》等影片中带有一股崭新的电影力量。《杰出公民》在保有同样力量的同时,加入了文人般的哲思。影片中的小镇群像正是阿根廷现实社会问题在艺术作品上的折射。两极分化是永远不可逾越的鸿沟,一方面是穷苦的平民,随处可见的贫民窟;一方面是聂鲁达、马尔克斯、博尔赫斯这样的大文豪...影片中屡次提到博尔赫斯,颇有致敬的意味。
  真相本身就是人们对于现实的虚构,编剧们用扎实的功底通过丹尼尔这个人物的回乡奇遇进行叩问和传达。开放性结局让影片在荒诞色彩中再加上一丝的神秘主义,镜头外的观众再次陷入一个谜底“丹尼尔回乡奇遇是否真实存在,还是仅是小说中虚构章节叙述”这样的思考也是影片所要传递给观众的现实和虚构,不在于真相而在于选择。开片所说到的笑点部分,影片的喜剧不是嬉皮笑脸、不是无厘头等屎尿屁类的笑意,是通过颠覆和戏剧冲突所营造出的喜剧效果,在此无法加以详述,只能大家看电影意会。
  最后,不得不说第三世界电影正在崛起,特别是拉美地区。频频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以独特的地域文化和神秘的故事取材,让作品呈现出非同寻常的质地,这中间也有人本身对新鲜事物的猎奇驱使。代表阿根廷狂野的《荒蛮故事》提名2014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以及2015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2015年的威尼斯电影节,最高荣誉金狮奖被授予《来自远方》;2016年,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导演银狮奖给予墨西哥影片《野蛮地区》,最佳剧本奖给予智利影片《第一夫人》。拉美电影逐渐显露出它的惊人潜力,而中国电影的大旗谁能继续扛起?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