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正在热映 >正文

《血狼犬》4-21上映

2017-04-17 09:55:52 来源:正在热映
标签:

《血狼犬》是一部展现中国西部风土人情的现实题材影片,由黄宏、刘向京、王海燕等主演,讲述了“西北犬王”朱广生及其家人与爱犬蓝波之间的生死感人故事。通过以小见大的形式,表现出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

简介编辑该片将于2017年春节在全国院线公映。为拍摄这部影片,剧组在6年前就开始养狼训狗,电影剧本创作历时3年,又经过30多次修改才完成。2016年3月16日,电影《血狼犬》在乌鲁木齐板房沟乡开机。电影《血狼犬》顺利入围第三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竞赛单元,这是西影集团最新的匠心力作,将角逐丝路国际电影节最终大奖。

剧情介绍编辑电影根据“西北犬王”的真实事迹改编。中国西北天山林场,护林员朱广生(黄宏饰)驯养勇猛的狼犬来防止偷木盗猎,为此倾尽家产、维继艰难。一只流浪小狗(哈雷饰)无意间走进了老朱的生活,老朱女儿为它取名“蓝波”,并开始训练它成为护林犬,极通人性的蓝波很快成为了老朱的好帮手。因老朱举报其盗猎野狼而入狱的张彪(刘向京饰)刑满释放后,开始找老朱寻仇、不断威胁老朱两个女儿和蓝波的安危,张彪的几次下毒、猎杀都被机智的蓝波化解,张彪狗急跳墙带人强行将蓝波抢走,老朱与派出所刘所长(孙涛饰)找到张彪,看到桌上一盆狗肉悲愤不已。而真相是蓝波被劫后与歹徒斗智斗勇,在厨房中寻机逃走,胖子(肥龙饰)和厨子(秦艺伟饰)率众人各路围追堵截,蓝波翻墙越顶、“飞檐走壁”最终成功逃脱。为了让蓝波有个好归宿,姐妹二人含泪将蓝波送到城里被人收养,而忠犬蓝波挣脱锁链长途奔行几十公里又回到了老朱身边。张彪对老朱女儿朱丛(赵婷婷饰)心生爱慕,将她“绑架”到情人谷,发誓痛改前非、真心示爱。老朱与小女儿朱林(朱琳饰)进山寻找遭遇车祸,被狼群围攻。蓝波冒死冲出狼群回去报信,并率领群犬返回深山营救老朱。一场惨烈的狼犬大战震撼上演

影片中蓝波被送走后挣脱铁链百里返家,被人群围攻时上房钻洞全身而退,狼狗大战蓝波牺牲护主等一系列精彩激烈场景十分感人,不仅是爱狗人士必看的电影,也是所有有爱心的人民必看的电影。《血狼犬》拍摄难度与表达方式,能与法国人的《狼图腾》、美国人的《一只狗的使命》相比肩。 电影中展示的“狼狗大战”彰显了西部豪放血性之美,无特效实拍场面激烈,是中国动物题材电影的全新标杆。而“狼犬大战”的悲剧性结尾也透露出导演关于人与自然之间的人性探讨。 影片筹备7年,数十次入疆采风、剧本修改三十稿、在零下十几度的严寒天气坚持拍摄,充分展现电影人追求完美的电影工匠精神,七年如一日的全心打造这部作品。两代小品王黄宏、孙涛联袂颠覆演绎护林员和警察,实力硬汉刘向京变身反派。

它用凛烈和血性告诉你:情义值千金电影《血狼犬》让很多人看到西北的狗、狼,以及汉子。

于是想起关于西北的描述:“西北人不忌讳贫穷,他们敢于承认贫穷,他们没有被贫穷吓例的半点悲观情绪”。片中黄宏饰演的朱广生正是这样的人物,为了防止人盗木偷猎,他专门训练了一批狼犬。他看待狗的地位比家人还要高,为了养狗倾家荡产,和妻子离婚。朱广生对狗的感情有从职业属性到生命属性的转移。片中有一个酒局画面,满桌的大块狗和酒,主人一句上“上狗肉”,朱广生甩袖出去屋。他不能接受对狗的亵渎,更甭提吃狗肉。曾经有警察和他商议把狗场卖了,被差钱的他坚决给否了。他认为,养狗不仅是看家,还可以看林。

朱广生为何对狗如此看重呢?其实镜头从一开始做了铺垫,广阔荒凉的土地,在路上,有时候马有比车管用,因为路是无穷无尽的茫茫雪色,偶尔一辆车过来,声音会响彻群山,仿佛外来侵袭者。说到底,这片土地到底谁是侵袭者,人,还是狼?说不清。进入冬天,肉对人很重要,对狼当然也重要。所以,就免不了有偷猎者。偷猎者不光是为了果腹,还要赚零花钱,他们的手段很残忍。成年狼杀,小狼杀,母狼也杀。不光狼看不下去,人也看不下去。狼看偷猎者的眼神是坚定又仇恨,人看偷猎者是鄙夷气愤,狗负责守护主人。

《血狼犬》的故事取自“西北犬王的真实事迹”,本片的演员朱林正是西北犬王的女儿,她在剧中饰演朱广生的女儿。朱林2岁就开始接触狼犬,9岁与狼同笼表演,当时是中国最小的训犬师。整个电影的写实度颇高,镜头极为真诚。艺术是凌架现实上的,它在输出现实的同时,也沿着一个清晰的故事线倒给展现给观众。在狼、人、狗相博相杀的时候,这些独特的情节更为真实。被死亡袭到心头,在被狼吃掉还是奄奄一息的临界点时,朱广生终于开始怀疑人生,伴随夹杂着喘息、尖叫的声音,扣人心弦。

本片的主演黄宏凭借喜剧小品被观众喜爱,这次的表演和以往作同自嘲角色式的喜剧不同。从银幕上和狗相处的融洽程度来看,可见黄宏为电影做了大量的功课。朱广生在片里的形象又倔又梗直,有着西北爷们的烈与纯。故事人物从一开始就是讲足了架势,包括两个男人之间不可调和的恩怨也摆上台。从两个男人之间,我看到他们对赌的是谁能够伤害彼此重一点,谁的立场都涉及到一个极为坚定的理由。

西北男人的烈与倔是根深蒂固的,因为天气地理等诸多原因造成他们维系某一个思维会长期停留在相应的层面。这或许谈不上人性的层面,现代的个人英雄总是突出个人,细读哪些故事,不难发现所有的文字里一个人的形成与环境息息相关,所以环境也造就了狗是烈狗。这名叫蓝波的狗在朱广生家里不仅有狗窝,还有专属的饭碗。人是臭脾气,狗也是自脾气。一次警察所长到朱广生家做客,朱广生炖了一锅刚杀好的羊肉,热气腾腾,吃的正欢,蓝波冲进来狂吠不止,原来所长用了它的碗。这样的狗,这样的主人,简直是绝配。本来所长听到他用的是狗碗已经够扎心了,朱广生还偏偏补刀:“有时候,狗比人干净!”。

守林员朱广生的“轴”让他自己产生了道德神圣感,在这种律已教条的自我约束和动物情感寄托下,他变成了没有同类的人,或者说他的同类是狗。而偷猎者刘向京有跟班,又喜欢上了朱广生的女儿,故事开始五味陈杂起来。到底是守护正义的错,还是要融入在这污浊的社会中,一直到狼的威胁出现,这个命题的答案才真正揭开。人永远不可能像狗一样守护正义,守护主人。人有牺牲,有怨恨,而狗可以做到对怨恨视而不见,在行动中脚踏实地。当蓝波的血染红了西北的雪,为救主丧命时,那些因狗生的缝隙偏见都放下了。在西北,确实要有狼的耐性,和狗的烈性。《血狼犬》里西部独有的酸涩,它的犀利与带血令人沉重。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