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深圳快讯 > 财经资讯 > 正文

久顺公司财务造假“全体总动员” 瑞华会计所成帮凶

2018-07-31 09:41:15来源:

在久顺公司牵涉到的数十起法律诉讼中,一起民间借贷的出资人余婕还将公司聘请的会计事务所——瑞华会计事务所也一起告上了法庭。

余婕表示,正是因为看了该审计机构出具的财务报告,才有信心出借资金给久顺公司,从而导致血本无归。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深圳分所办公室夏姓主任对记者表示,关于久顺公司的纠纷,该事务所确实与相关债权人有过沟通,但是对于对方提出的审计过程中的具体问题并不清楚。

另一位借款人高文告诉记者,由于瑞华一直推脱称关键人不在国内,这起案件迟迟未能开庭。

记者经多方调查发现,久顺公司为获得各种渠道借款,不惜“全员”参与财务造假;审计机构工作人员涉嫌受贿,给造假企业提供审计报告背书。

因一场聚会陷入债务黑洞

一切要从2013年的一场聚会说起。

高文在2012年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湖北省云梦县企业家严资刚。2013年11月,严资刚告诉高文,他名下的企业久顺公司很快将上市,国内最大的会计事务所瑞华为该公司做审计,但由于规模发展过快,短时间公司资金有些周转不灵。因此,严资刚希望高文出借几千万用作久顺公司经营,并承诺借款时间不会超过3个月。

通过严资刚提供的瑞华事务所审计报告,高文认为久顺公司的确实力雄厚、盈利能力强,借款只是因一时的资金紧张。

高文心动了,因想着“发财一起发”,他还找来好朋友余婕。商量后,决定由余婕出借1600万元,高文出借1500万元帮助严资刚渡过难关。

2013年12月的一个晚上,严资刚携妻子邹腊梅带着能证明他还款能力的资料来到高文办公室,与余婕签署了1600万元的借款合同。

该笔合同贷款方为余婕,借款人为久顺公司,严资刚、邹腊梅和湖北九洲农牧发展有限公司作为共同保证人,对上述借款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借款合同显示,借款期限为3个月,从借款提供之日起计算,借款利率为月息2%(即年化利率24%),还款方式为按月付息,付息时间为每月的15号之前,到期后一次性还清。

随后,2014年1月份,严资刚夫妇又与高文签署了1500万元的借款合同。

然而,两笔借款到期后,久顺公司未能按合同约定偿还借款本息。

瑞华会计事务所成帮凶

会计事务所有着“资本市场守门人”的美誉,是资本市场重要的中介机构之一。但在这起案件中,会计事务所却充当了“帮凶”的角色。

事实上,久顺公司那些亮丽的财报数据都是经过“化妆”的。直到去年9月,湖北高院的一封关于法院管辖权的裁定书,揭开了久顺公司突然垮掉的秘密。

余婕在《追加被告申请书》中表示,瑞华会计事务所在2012年~2014年为久顺公司进行财务报表审计,并分别出具了审计报告。严资刚在借款前向她提供了该所出具的2012年度和2013半年度审计报告原件。审计报告显示,久顺公司2012年度销售收入4.14亿元,净利润4163万元;2013半年度销售收入1.69亿元,净利润735万元。

“久顺公司2012年的收入有4.14亿元,税后净利润4163万元,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收入都有6740万元,均是借款的几倍,根本就不用担心久顺无法偿还借款。而且正是因为瑞华这样的全国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审计报告,我才将1600万元借给了久顺公司。”余婕表示。

因此,余婕认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与她对久顺公司进行的诉讼,具有直接的法律利害关系,2016年5月特地申请追加被申请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为被告之一参加诉讼。

“在多次追讨过程中,我们才知道严资刚的企业资不抵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是因为收取了严资刚的好处而出具了不实的审计报告。”与余婕一道借款给久顺公司的自然人高文表示。

高文说,2015年3月20日,在他们与严资刚商讨还款计划后,严资刚给他们写了一份说明,证实在借款时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报告对他与余婕的借款决策产生了误导。

记者注意到,严资刚出具了一份按手印的《情况说明》。严资刚表示,因资金短缺向高文和余婕借款,高文要求久顺公司提供能证明还款能力的文件,于是严资刚出具了瑞华会计师事务所2012年和2013年上半年的审计报告。高文和余婕仔细研究报告后,同意借款3100万元给久顺公司。

“事实上,该审计报告的签字审计会计师在审计时,应该知道我公司的真实情况,而且我公司在支付正常审计费用时,额外通过中间人支付了大笔费用,该费用有相关的银行支付凭证证明,”严资刚称,“我确信该审计报告给高文的决策产生了误导。”

另外一位证人徐豪表示,2013年12月初的一天晚上,受朋友张业勇邀请去武汉江岸区后湖佳海华苑某别墅玩,当时碰见严资刚夫妇二人与高文和余婕等商量借款事宜,严资刚夫妇带来了经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久顺公司财务报告。

“我记得余婕对瑞华出具的审计报告尤为关注,还就一些财务问题咨询了我,她对我说瑞华是国内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所出的报告值得信赖。”徐豪说。

“全员”参与财务造假

久顺公司到底是如何将自己从一家资不抵债、现金流枯竭的公司,“化妆”成营收过亿元,实力雄厚的农业产业化龙头重点企业的?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久顺公司的这场造假堪称是一场“全民运动”——公司董事长及其他高管、财务人员、车间主任、采购经理均参与其中。

记者获取的一份久顺公司时任副总经理刘惠关于《久顺公司财务造假情况的说明》显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湖北久顺畜禽实业有限公司2012年度、2013年度审计报告为虚假财务报告,该审计报告包括合并审计报告,即合并资产负债表、合并利润表、合并现金流量表及公司所有者权益表。

刘惠称,该财务审计报告是在公司法定代表人严资刚的统一指挥下,由各相关部门配合完成的。具体程序是:首先,由严资刚召集财务人员、养殖部负责人、采购销售部经理、生产车间负责人开会,由严资刚制定好年度经营总利润。其后,财务总监按标的利润金额做好财务相应数据指标框架,再结合公司产业链上下游情况按部门顺序分配相应的数据,进行相关部门台账的整理,汇总后由财务部按利润总额指标要求的财务数据进行链接,补充完全部财务凭证(包括虚增的采购合同;虚增的养殖户名单、数量及月养殖数量、毛鸭回收数量;虚增的配比饲料供应量;虚增的销售客户、销售发票;虚假的毛利润、虚增的净利润;虚假的员工工资表;虚假的电费单据;虚假的水费单据;虚假的债务资金;虚假的基建合同等),上述凭证补齐后,相应的虚假财务报表即可“出炉”。最后,审计人员进场,公司拿这些月度财务报表和相应的凭证给审计机构进行财务年度审计。

刘惠说,在整个过程中,严资刚是总规划师,黄懿是总策划师,部门经理按照财务提供的数据补充相应单据或台账,完成其全程数据造假过程。

据刘惠介绍,财务总监黄懿于2011年8月底到久顺公司工作,2012年2月起任公司财务总监,任期3年,至2015年2月止。但是2013年6月黄懿就辞职了,后来又多次被严资刚请到公司调账,目的是为了应付审计。严资刚知道以前的数据都是黄懿操盘,他对公司账目了如指掌。2014年3月初,黄懿来久顺工作了三天,严资刚一次支付给他3万元财务梳理费。

时任久顺公司财务总监黄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久顺公司此前准备在美国上市,财报是按照美国的会计准则所做,后来美国上市搁浅改回国内上市,会计准则也要按照国内的标准进行相应调整。“我只是过去给帮忙规范一下,具体金额都没有动。” 黄懿说。

审计人员放水“走过场”

一个谎言往往需要无数谎言来圆。经过“化妆”的财务数据,一般来说,审计机构只要执行严格的审计程序,应该都能看出来,而问题就出在放水上。

刘惠表示,每次公司审计都没有对存货进行盘点,“说是冷库太冷,进去盘点冻得人受不了,就在门口拍照后,数堆在库里的包装箱”。实际上,那些箱子很多都是严资刚安排车间人员放置的空箱子,然后根据车间签好字的虚拟盘点表进行存货审计,车间负责人为孙江。

刘惠认为,如此粗糙的存货盘点方式,是严重的渎职行为,也是明显的审计漏洞。

同时,风控合规方面,常规的查验方式——给客户发函证进行求证,在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时也失灵了,“大部分都是严资刚安排人去相关城市发的EMS,尤其是严资刚的小舅子邹伟出面找相关人员进行‘证明’,按邹伟提交数据给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作出回复,因此瑞华获取的询证函大部分是虚假的。”

刘惠表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签字会计师均未到过久顺公司,但是在做2013年度审计过程中,曾派风险控制部的领导来久顺考察了半天。具体来人不详。

据了解,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师,系由中间人蒋雨君(原为深圳某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介绍,负责现场审计的有瑞华会计事务所注册会计师左才仁等三人。

刘惠回忆称,在审计过程中,左才仁曾多次和蒋雨君发生口角,其认为蒋雨君不应该干预审计。2011年审计报告由刘隆显等三人完成,当时的会计师事务所为国富浩华会计师事务所。

2013年审计期间,瑞华派范国栋等二人到久顺核查审计情况,包括有疑问的存货部分。但范二人仅在久顺公司工作一天就走了,经了解,范国栋系蒋雨君表弟。“严资刚为了顺利发行2013年度私募债,先后由其个人银行卡打款600余万元给蒋雨君,公司汇款70万元。范国栋也收钱了,这些汇款凭据已由严资刚个人流水打印提交给公司了。”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