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深圳快讯 > 财经资讯 > 正文

丹东银行追债超48亿仍自身难保

2018-03-31 08:37:53来源:

他们是公司债“16丹港01”的持有者,正深陷于一场债券违约带来的“个人经济危机”中。

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称“上交所”)一楼接待室内聚集了一群满面愁容的人,

今年1月,他们所持有的“16丹港01”债券已发生违约。

而此次来上交所,则是为了维权。

但这只债券仅仅是发行人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丹东港集团”)数只违约债券之一,目前,发行人也正在资金链全面断裂的泥潭之中苦苦挣扎。

请求解除丹东银行与丹东港集团之间的《综合授信合同》及《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并宣布借款全部到期,最终共计查封丹东港集团价值48.93亿元的财产。

作为消息较为闭塞的普通散户,这群“16丹港01”的散户持有者本就对发行人的资金状况充满担忧,但更让他们心慌的是,就在不久前,丹东港集团的机构债权人之一——丹东银行已向丹东市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请求,

连对丹东港集团较为熟悉的丹东当地金融机构都抢着“保全资产”,丹东港集团真的还有救吗?

丹东银行信用评级遭下调

债券密集违约、投资者维权炮火连天、数十亿资产遭冻结、更有一大波金融机构的“资产保全申请书”在路上……自去年10月末爆发第一笔债券违约后,丹东港集团的“债务危机”持续发酵。

受丹东港信贷规模大、贷款客户集中度高等问题牵连,其债权银行之一的丹东银行近日也被下调信用评级。

3月23日,联合资信发布公告称,决定将丹东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期信用等级由AA-调整为A+,“16丹东银行二级”债项信用等级由A+调整为A,并将其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目前,丹东银行尚未将该笔贷款计入不良贷款。

联合资信方面指出,丹东银行对丹东港的信贷规模大、贷款客户集中度高,贷款的担保措施以丹东港股东所持股权质押及土地和部分海域使用权为主。鉴于丹东港信用水平恶化,其股权价值在未来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以上大额信贷规模对于丹东银行的资产质量、信贷资产风险分类准确度、拨备充足水平、资本充足性及盈利水平已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那么,丹东银行对丹东港的信贷规模到底有多大?

公开信息显示,丹东银行对丹东港的贷款本息合计高达48.45亿元。

根据丹东港在3月15日发布的公告,丹东银行已于2018年2月7日向丹东市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请求,请求解除丹东银行与丹东港之间的《综合授信合同》及《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并宣布借款全部到期。仲裁申请涉及金额为本金约47.39亿元,利息约1.06亿元,追索费用约4844.21万元。理由是丹东银行认为丹东港集团资金链断裂,无法履行还款义务。目前丹东市仲裁委员会已受理该仲裁申请。

丹东银行2017年三季度信息披露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9月末,该行资产总额为784.4亿元,利润总额为7.43亿元。

48.93亿元对于丹东银行绝不是个小数目。

仲裁申请涉及金额超48亿

然而,值得玩味的是,《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如今看似“决绝”的丹东银行,也曾对处于水深火热中的丹东港集团伸出过援手。

从丹东港集团公开发布的财务报表和债券募集说明书来看,公司几年前就已经处于“借新还旧”的状态。丹东港集团2016年年报的信息显示,该集团近几年债券融资的目的均为调整债务结构。特别是从2016年起,该公司的债券募集资金用途情况均明确为用于偿还公司债务,属于典型的“拆东墙补西墙”。

一位接近丹东港集团的人士还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2016年,曾有银行对丹东港集团进行抽贷,致使70多亿元现金净流出。对此消息,《国际金融报》记者试图联系丹东港集团方面求证,但截至记者发稿,电话均无人接听。

截至2017年6月末,丹东银行通过丹东银行营业部以及丹东银行福春支行分别向丹东港提供了3笔、总计为10.78亿元的贷款额度,当时额度还剩余2.04亿元。

翻阅丹东港集团2017年中报可了解到,但是,从丹东银行3月初“自曝”的信息来看,该行仲裁申请涉及金额为本金约47.39亿元,远超上述额度。

在丹东港集团财务状况恶化的情况下,丹东银行不但没有抽贷,反而增加了37亿元左右的授信额度。

这也意味着,自去年下半年起,

对此,一位国有大行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初丹东银行方面或许还对丹东港集团的财务状况抱着“或可一救”的态度。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10月末,丹东港集团第一笔债券违约发生后,当年12月6日,丹东港集团宣布成立了由15家金融机构组成的债务委员会。彼时,债委会要求,各家金融机构须协调一致,不抽贷、不压贷、不降级。

距离债委会成立仅仅过了两个月,丹东银行却宣布借款全部到期,态度“大转折”为哪般?

态度转折或因企业困局难解

但丹东银行方面回应称,“丹东市委宣传部要求,关于此事的对外宣传均须采用市委宣传办口径”。

对于为何对丹东港集团的态度“急转直下”,《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了丹东银行相关人士,随后,记者又致电丹东市委宣传办,但其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清楚所谓的“宣传口径”一事。而对于具体贷款问题,截至记者发稿,丹东市委也再无任何回应。

上述国有大行人士则对记者直言:“一般出现违约风险后,企业需要增量资源的投入才可能出现转机,但如果一段时间之后不能缓解的话,债权人还是会采取相应措施。”

而上述接近丹东港集团的人士也向记者透露,丹东港集团2016年的盈利还能勉强偿付利息,但2017年的现金流已经不足以覆盖融资利息。

总资产601.79亿元,负债合计464.56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7.2%,期末现金余额不足0.5亿元。

据悉,丹东港的债务融资主要依靠银行贷款以及债券发行两个渠道。截至2017年6月末,丹东港集团包括发行债券和银行贷款在内的有息债务总余额371.12亿元。但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丹东港集团净利润5.39亿元,

丹东港集团目前困局难解,只能走向穷途末路了吗?

和丹东港情形较为相似的东北特钢,曾深陷债务困境的“违约王”经过债转股后效益向好,在近日宣布扭亏为盈。

有分析称,可以看一下但丹东港集团是否可以走这条路,只能且走且看了。


  • 电影花絮
  • 电影情报
  • 圈子新闻
  • 电影新闻
  • 电影搜罗
  • 电视剧
  • 影视演员
相关阅读

教师网 研修网 伟德国际 123